学习啦——文学网 > 现代作家 > 老舍 > 《关于老舍习惯的散文》正文

关于老舍习惯的散文

时间:2016-06-29 09:45:02本文内容及图片来源于读者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xuexila888@qq.com 捷锋 我要投稿

  老舍的作品的另一个特点,是表现出鲜明的反帝爱国的题旨。老舍的作品中往往直接揭露帝国主义侵略罪行,从不同侧面描写它们的经济、文化、宗教渗透和种族歧视所给予中国人民种种伤害。下面是学习啦小编带来关于老舍习惯的散文的内容,欢迎阅读!

关于老舍习惯的散文

  《习惯》原文:

  不管别位,以我自己说,思想是比习惯容易变动的。每读一本书,听一套议论,

  甚至看一回电影,都能使我的脑子转一下。脑子的转法像螺丝钉,虽然是转,却也

  往前进。所以,每转一回,思想不仅变动,而且多少有点进步。记得小的时候,有

  一阵子很想当“黄天霸”。每逢四顾无人,便掏出瓦块或碎砖,回头轻喊:看镖!

  有一天,把醋瓶也这样出了手,几乎挨了顿打。这是听《五女七贞》的结果。及至

  后来读了托尔斯泰等人的作品,就是看了杨小楼扮演的“黄天霸”,也不会再扔醋

  瓶了。你看,这不仅是思想老在变动,而好歹的还高了一二分呢。

  习惯可不能这样。拿吸烟说吧,读什么,看什么,听什么,都吸着烟。图书馆

  里不准吸烟,干脆就不去。书里告诉我,吸烟有害,于是想烟,可是想完了,照样

  点上一支。医院里陈列着“烟肺”也看见过,颇觉恐慌,我也是有肺动物啊!这点

  嗜好都去不掉,连肺也对不起呀,怎能成为英雄呢?!思想很高伟了;乃至吃过饭,

  高伟的思想又随着蓝烟上了天。有的时候确是坚决,半天儿不动些小白纸卷儿,而

  且自号为理智的人──对面是习惯的人。后来也不是怎么一股劲,连吸三支,合着

  并未吃亏。肺也许又黑了许多,可是心还跳着,大概一时还不至于死,这很足自慰。

  什么都这样。接说一个自居“摩登”的人,总该常常携着夫人在街上走走了。我也

  这么想过,可是做不到。大家一看,我就毛咕,“你慢慢走着,咱们家里见吧!”把

  夫人落在后边,我自己迈开了大步。什么“尖头曼”“方头曼”的,不管这一套,

  虽然这么谈到底觉得差一点。从此再不双双走街。

  明知电影比京戏文明一些,明知京戏的锣鼓专会供给头疼,可是嘉宝或红发女

  郎总胜不过杨小楼去。锣鼓使人头疼的舒服,仿佛是吧,同样,冰激凌,咖啡,青

  岛洗海澡,美国桔子,都使我摇头。酸梅汤,香片茶,裕德池,肥城桃,老有种知

  己的好感。这与提倡国货无关,而是自幼儿养成的习惯。年纪虽然不大,可是我的

  幼年还赶上了野蛮时代。那时候连皇上都不坐汽车,可想见那是多么野蛮了。

  跳舞是多么文明的事呢,我也没份儿。人家印度青年与日本青年,在巴黎或伦

  敦看见跳舞,都讲究馋得咽唾沫。有一次,在艾丁堡,跳舞场拒绝印度学生进去,

  有几位差点上了吊。还有一次在海船上举行跳舞会,一个日本青年气得直哭。因为

  没人招呼他去跳,有人管这种好热闹叫作猴子摹仿,我倒并不这么想,在我的脑子

  里,我看这并不成什么问题,跳不能叫印度登时独立。也不能叫日本灭亡。不跳呢,

  更不会就怎样了不得,可是我不跳。一个人吃饱了没事,独自跳跳,还倒怪好。叫

  我和位女郎来回的拉扯,无论说什么也来不得。贡着就是不顺眼,不用说真去跳了。

  这和吃冰激凌一样,我没有这个胃口。舌头一凉,马上联想到泻肚,其实心里准知

  道没有危险。

  还有吃西餐呢。干净,有一定份量,好消化,这些我全知道。不过吃完西餐要

  不补充上一碗馄饨两个烧饼,总觉得怪委曲的。吃了带血的牛肉,喝凉水,我一定

  跑肚。想象的作用。这就没有办法了,想象真会叫肚子山响!

  对于朋友,我永远爱交老粗儿。长发的诗人,洋装的女郎。打微高尔夫的男性

  女性,咬言咂字的学者,满跟我没缘。看不惯。老粗儿的言谈举止是咱自幼听惯看

  惯的。一看见长发诗人,我老是要告诉他先去理发;即使我十二分佩服他的诗才,

  他那些长发使我堵的慌。家兄永远到“推剃两从便”的地方去“剃”,亮堂堂的很

  悦目。女子也剪发,在理认论上我极同意,可是看着别扭。问我女子该梳什么“头”,

  我也答不出,我总以为女性应留着头发。我的母亲,我的大姐,不都是世界上最好

  的女人么?她们都没剪发。

  行难知易,有如是者。

  载一九三四年九月一日《人间世》第十一期

  有关老舍语录推荐:

  1) 如果不随时注意观察,随时记下来,哪怕你走遍天下,还是什么也记不真确,什么东西也写不出。

  2) 第一次的政治的改革大概是要求皇上允许人民参政,皇上自然是不肯了,于是参政哄的人们联合了许多军人加入这个运动,皇上一看风头不顺,就把参政哄的重要人物封了官。哄人作了官自然就要专心作官了,把哄的事务忘得一干二净。恰巧有些人听说皇上是根本可以不要的,于是大家又起哄,非赶跑皇上不可。这个哄叫做民政哄。皇上也看出来了,打算寻个心静,非用以哄攻哄的方法不可了,于是他自己也组织了一个哄,哄员每月由皇上手里领一千国魂。民政哄的人们一看红了眼,立刻屁滚尿流的向皇上投诚,而皇上只允许给他们每月一百国魂。几乎破裂了,要不是皇上最后添到一百零三个国魂。这些人们能每月白拿钱,引起别人的注意,于是一人一哄,两人一哄,十人一哄,哄的名字可就多多了。

  3) 大蝎真要忙死了:看着家将,不许偷食一片迷叶;看着风向,好下令退兵;看着林外参观的,以免丢失一个半个的落叶。他现在已经一气吃到三十片迷叶了。据说,一气吃过四十片迷叶,便可以三天不睡,可是第四天便要呜呼哀哉。迷叶这种东西是吃少了有精神而不愿干事;吃多了能干事而不久便死。大蝎无法,多吃迷叶,明知必死,但是不能因为怕死而少吃;虽然他极怕死,可怜的大蝎!

  4) 猫国人是打不过外人的。他们唯一的希望是外国人们自己打起来。立志自强需要极大的努力,猫人太精明,不肯这样傻卖力气。所以只求大神叫外国人互相残杀,猫人好得个机会转弱为强,或者应说,得个机会看别国与他们自己一样的弱了。外国人明白这个,他们在猫国里的利害冲突是时时有的。但是他们决不肯互相攻击让猫国得着便宜。他们看得清清楚楚,他们自己起了纷争是硬对硬的。就是打胜了的也要受很大的损失;反之,他们若是联合起来一同欺侮猫国,便可以毫无损失的得到很大好处。

[关于老舍习惯的散文]相关的文章

Copyright @ 2006 - 2018 学习啦 All Rights Reserved

学习啦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32933号-1

学习啦 学习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