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啦——文学网 > 文学体裁 > 剧本 > 《赵氏孤儿的剧本》正文

赵氏孤儿的剧本

时间:2016-11-19 10:34:03本文内容及图片来源于读者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xuexila888@qq.com 超财 我要投稿

  赵氏孤儿的故事我们都听过,甚至连电影都看过了。但有些戏曲类可能看的少点。下面就是学习啦小编给大家精心整理的赵氏孤儿的剧本,希望对大家有用。

  赵氏孤儿的剧本1:《赵氏孤儿》

  人物:A-公孙杵臼 B-程婴 C-屠岸贾 D-赵夫人 E-赵武 F-晋王 G-韩厥 H-卫兵

  道具:两婴儿 药箱 药单 两把剑

  前幕

  布景:台左一桌加一椅

  G:(同F上)主君,如今屠岸贾的势力越来越大,若再不遏制,恐生祸患啊!

  F:(无奈)唉,寡人也为此深深忧虑啊,但--唉,如今屠岸贾已把持晋国军政大权,若贸然除去,恐晋国会因此而动乱!

  G:如果我们能抓住屠岸贾的把柄,便可以将其除去,而不会引起动乱

  F:可--屠岸贾做事极为小心而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又不足以治他,这恐怕有些难办啊。

  G:不难,屠岸贾十八年前设计诛杀了赵氏三百余口,凭这一点便可以治他。

  F:那我们又到哪里寻找证据,赵氏已经没有后人了啊!

  G:有(F看G叹气)这件事恐怕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了。

  F:韩请讲。

  G:主君,请宣称程婴之子程武上殿,待老臣将事情的始末慢慢道来。

  F:嗯,让程武上殿。(坐于桌后)

  G:是,宣程武上殿。

  E:(上前,施礼)草民程武拜见主君。

  F:你起来吧 。

  E:谢主君(对G)韩伯父好。

  G:贤侄,你先站在一旁,伯父给你讲一个故事,(吸一口气)十八年前,屠岸贾设计诛杀了赵氏三百余口,赵盾之妻赵姬因为是景公的姐姐得以逃入宫中躲藏。(关台左灯拉四分之一幕掩GEF三人)

  主幕

  布景:两椅置台右,一桌置中央,雷声大作,灯光忽明忽暗)

  D:(上场,抱婴儿,看前方,慌张,退,将婴儿置于身下,坐于椅上)

  C:(上场,持剑,一跟)搜,一个地方也别放过。

  H:是(上前,搜,下搜)大人,没有。

  D:屠岸贾,你好大胆,竟敢扰本宫居所。

  C:(上前施礼)屠岸贾不敢,可夫人乃赵朔之妻,且已为赵朔生下骨肉,赵氏大逆不道,晋王已下令,生女便留生男便杀,还望夫人见谅。

  D:本宫不是说了吗,那婴儿是个死婴,早已埋了(哭泣)想来••••••是天亡赵氏吧(掩泪)

  C:呵呵,夫人,屠岸贾明白但国君之令,不得不谨慎,夫人现在身体虚弱,不易动怒,还是由在下为您找大夫瞧一瞧吧。

  D:不用了,王弟为本宫找了名医来瞧。

  C:哦?是吗?(A背药箱上)低头(回头)站住,你是何人。

  A:小人乃是国主派来为夫人瞧病的。

  C:哦?(疑惑,看C)去吧,一定要尽心尽力,不准乱看。(疑惑)这人---

  A:是!(进至D前)

  D:(摇头)啊?你--(看{小声})公孙杵臼?

  A:嘘!(看C)待小人为夫人把脉(D伸手,A把脉)嘶---

  C:怎么了?

  A:夫人脉象虚弱,小人需为夫人开一服药,煎药有文火有武火,不知夫人可服哪一类。(看D)

  D:本宫一向服用武火之药。(A点头,写药单)(惑)

  台左暗处

  G:公孙杵臼心中极为喜悦,因为之前他们有约定,生女取名为文,生男取名为武 。刚才的暗语便是暗示生的是男孩儿。

  C:开好了吗?文武之火是你大夫应考虑的事,没听说要问病人的!(伸手要单)

  A:(拿药单)夫人尊贵与他人不同,小人不得不谨慎,请大人见谅(递单{接,看}小人还要为夫人针灸,大人能不能先回避一下。

  C:你针灸为何要我回避?

  A:呃,大人,针灸乃针人之穴位,若万一受到干扰,想----

  C:好吧,真是麻烦!(下)你动作可要快点(下台)

  A:是,(C转D)夫人,孩子在哪?

  D:在本宫身下(取婴儿)这孩子真懂事,刚才搜宫时,他竟然没哭一声。

  A:不愧是赵家之后,此儿以后必成大业,夫人,现在事不宜迟,赶快把他藏到药箱之内,我带走。

  D:好(开箱。放婴儿)公孙先生(跪)拜托了。

  A:(扶)夫人不必如此,赵盾大人待我恩重如山,公孙杵臼必当以死相救,好了,夫人,我得走了。(转身走)

  D:等等,(冲上,开箱,抱了孩子)我们永别了(放回)

  A:夫人,且先忍耐,若是有缘,十八年后必能相见(含泪点头)(看见C慌)

  C:没完了(H跟上)

  A:是,宫中之地,小人不敢久留,先告辞了(退下)

  C:站住,(看A)走吧。

  A:是(下台)

  C:夫人,这是怎么了?

  D:本宫身体有些不适,劳烦大人费心。

  C:哪里哪里,夫人放心,药快煎好了,来人,扶夫人下去。

  H;是(上前扶D 下)

  C:嘶 为什么我总感觉那个大夫有些眼熟呢?今天到底哪出了问题,搅得我心律不宁

  H:大人,•••大•••大•••大人!(慌张,冲上)

  C:慌什么,快,有什么事?

  H:夫•••夫人,夫人•••夫人自杀了!

  C:什么?(跨一步上前,止)她这是了无牵挂才自杀的啊,(低头,猛抬)公孙杵臼,那个一定是公孙杵臼,孟姬生的一定是男孩,而且一定被带出去了。

  H:大人,您说什么?

  C:追,给我把那个大夫抓回来,若敢反抗,格杀勿论。

  H:是(H冲下)

  C:公孙杵臼,我不会放过你的!哼!(灯暗,搬桌椅下)

  第二幕

  (亮灯忽闪忽灭,雷声大作)

  A:(背药箱上,慌张,时不时回头看)好险,差一点就出不来了。

  B:公孙兄?(上)

  A:谁?(紧张)

  B:是我,程婴啊,公孙兄,不必多说,快到我家躲一躲。

  A:有劳贤弟!(与B下到幕后)

  C:(与H冲上)快追,绝不能让他跑了,公孙杵臼!哪里走!

  H:大人,前方已没有此人踪影。

  C:可恶,竟让此人跑了,传令下去,封闭全境,全力搜捕公孙杵臼!

  H:是(转身欲下)

  C:回来。

  H:大人,还有何吩咐?

  C:(冷言)再传一令,从即日起,十天之内,有提供公孙杵臼藏身之地者赏金一千,十日之后,若还无消息,哼,给我把全境的同龄婴儿全部杀了。

  H:啊?这---大人这未免有些残忍吧。

  C:嗯?你想抗命?

  H:小人不敢。

  C:那还不快去。

  H:是(下)

  C:公孙杵臼,你是逃不掉的,哈哈哈!!!!(下)

  A:(同B上)屠岸贾,好歹毒的计策啊。(抱婴儿上)

  B:得想个办法,否则全城的百姓也会跟着遭殃的,难道真的是天灭赵氏吗?

  A:不,不会的,当年赵家遭灭门之祸,全府门客皆自追随赵盾大人而去唯独你我二人苟且偷生就是为了今天,所以无论如何你要把这孩子养大,以报赵盾大人的知遇之恩。

  B:(叹气)是啊,可眼下---唉!我们必须从长计议。

  A:让我好好想一想,(闭眼,左右踱步,程婴也想)

  B:要不然我们放出风去,说你已带着婴儿,这样他便会带人去搜山,你我趁机逃出晋国,抚养婴儿长大,回来为赵氏报仇。

  A:不可,屠岸贾生性多疑不会轻信于人的,况且这也不是长远之计,一旦他搜不到人必然再回来掀起一场腥风血雨,那你我的罪过就太大了。

  B:那该怎么办呢?

  A:我有一计,贤弟,我且问你,是死容易还是抚养婴儿长大容易?

  B :嗯---死容易,抚养婴儿长大难!

  A:好,贤弟,哥哥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容易的事,我来做,抚养婴儿长大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B:公孙兄想说什么?

  A:贤弟,我有一计,你到第九天时,便到屠岸贾处告密,告之我的藏身之处。

  B:啊?这---

  A:而我带着另一个婴儿藏入深山,等待屠岸贾前来。

  B:另一个婴儿?

  A:对,只有让屠岸贾亲眼见到赵氏孤儿被杀死他才会没了疑心,你带他来到我这,我必拼死保护婴儿进而以死让其相信赵武以死,你则带着真的赵武藏入深山,等他长大后你想法与韩厥联系,共同为赵氏伸冤。

  B:公孙兄!{拜}待婴儿长大,程婴一定随兄长而去。

  A:贤弟不必如此,让我们商量一下如何才能让屠岸贾信任你,然后……{愣住}坏了!

  B:怎么了?

  A:我忽略了一件事情,我们到哪儿寻找一个代替孤儿死的婴儿呢?

  B:是啊,谁舍得让自己的孩子去死呢?我们……{想了想,一咬牙}公孙兄,你等等{转身下}

  A:贤弟,你……{见B抱婴儿上}啊?你……

  B:公孙兄,程婴有一子,与赵武同龄,就让他去代替赵武吧!

  A:这……

  B:公孙兄,别犹豫了,儿女是父母的心头肉,谁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儿女去死的!程婴受赵盾大恩大惠无以为报,就让小儿还恩吧!

  A:贤弟!这……赵盾大人地下有知,也会感谢你的!

  B:{看婴儿}只是苦了我那老妻了!不过她也是明事理之人,会理解我的,公孙兄,我们还是回屋细细商议吧!

  A:好,我们且先计划 一番{下}

  {幕后G}程婴遵从计策,带着屠岸贾找到了预先商量好的藏身之地!

  C:{AH跟从}程婴,还没有到吗?

  B:快了,过了前面那个转弯就到了。

  C:呵呵,好,总算可以了去本官的一块心病了,不过,程婴啊,有一件事,我一直想问你。

  B:大人请讲。

  C:你身为赵盾门客,又与公孙杵臼交情匪浅,怎么又会出卖他呢?

  B:大人有所不知,当年赵家灭门时,众门客都离赵盾而去,只有小人与公孙杵臼留下,小人本想苟且偷生,不料那公孙杵臼竟把赵氏孤儿偷了出来,小人害怕……

  C:哦?你还害怕什么?

  B:小人明白,纸包不住火,一旦有人知道这件事,必定告密连累小人,与其他人得了千金小人却被牵连,倒不如……

  C:哈哈哈哈,真没想到,你程婴也会是贪生怕死之人?

  B:人生百年,生命可贵,有谁不怕死呢?

  C:程婴 ,你可知道欺骗本官的下场吗?

  B:小人不敢!{跪下}

  C:呵呵,你程婴当年在赵盾手下也算是义士,你会是贪生怕死出卖主朋之人?分明在欺骗本官.

  B:大人!您有所不知,小人出卖他,其实是……唉,小人也有一子,且与赵武同龄,小人老年得子,家妻更加恐惧,不得不……{哭}我也是没有办法啊!

  C:哈哈••••虎毒不食子,这才是真正的理由,起来吧,本官也只是试探试探你不必紧张,上前带路。

  B:(起)谢大人,不过小人出卖了公孙杵臼,若他与小人拼起命来,还望大人----

  C:没问题,你是有功之人,本官自当保护你(拍B )我们走。

  H:是

  C:公孙杵臼,你还不出来。

  A:【上,见C,大惊,强作镇静】大人找谁?

  C:公孙杵臼,别装傻了,快把婴儿交出来,本官放你一一条生路。

  A:大人你认错人了吧,小人只是有一山野郎中,并不是什么公孙杵臼,而且,小老儿孤单一人在此生活,又哪来的婴儿呢?

  C:别给我装傻了,那天就是你进宫把婴儿带走的,给我搜!

  H:是![下幕]

  A:大人,小人实在是不知你在说什么啊?

  C:哈哈,本公不怕你不承认,让你见一个人,你出来吧。

  B:是,大人。

  A:程樱!!你....

  H:[抱婴儿上]大人,在屋子内找到了一个婴儿。

  A:程樱,你竟然全然不顾赵盾大人的知遇之恩,非但不帮忙抚养婴儿还带屠岸贾来灭赵失之后,你...你....对的起自己的良心么?[上前,(拦)]

  C:哦?公孙杵臼,你终于肯承认了啊,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程樱敢于弃暗投明,这是多么明智的选择啊,你公孙杵臼的脑子就不那么好使了!!

  A:我呸!程樱,当年赵家遭灭门之祸时,所有门可接穗赵盾大人而去,你不愿不就此死也罢,不愿帮忙抚养婴儿也罢,可你千不该万不该带屠岸贾来灭赵氏之后,你...你简直是猪狗不如。你---[冲向前,H拦]

  C:闭嘴吧,公孙杵臼,赵氏必定灭亡。

  A:天啊!!难带你就真的不开眼么。竟让屠岸贾这样的小人得志。

  C:你竟敢骂我,{伸手就婴儿,],多么可爱的婴儿啊,可惜你姓赵。

  A:你...你还给我,---{冲上,H拦]

  C:好,还给你。[高举婴儿,摔】

  A:啊,不要,{冲上抱婴儿]

  C;你也去吧。{把剑,砍]

  A:啊,{倒,起]程……程婴!屠……屠岸贾!{倒}

  C:切,什么东西,{踹A}不开窍的老家伙,程婴!

  B:……小人在。{拭泪}

  C:怎么了,怕了?

  B:没……没有,只不过,小人于公孙杵臼多少有些交情,他这一死,我……

  C:呵呵,到底还是读书人啊,也罢,程婴,公孙杵臼也算是一个义士,本官也佩服他,你把他埋了吧!然后到府上报到。

  B:谢大人,不过小人突然心中有愧,所以……恳请大人,允许小人退居山林。

  C:呵,随便你吧!{转身下。H跟下}

  B:{冲进A}公孙兄!{抱婴儿}你们安息吧!我一定会抚养赵武长大。{灯暗,AB下场}

  后幕

  {开全灯}

  G:哎,从此程婴退居山林抚养婴儿十八年,并取名程武。

  E:{楞}……那个婴儿就是我吗?

  G:不错,程婴并不是你生父,你就是赵氏孤儿赵武!

  E:什么?【不敢相信,沉默,突然拔剑】屠岸贾!我要杀了你——【欲冲下】

  G:孩子回来,屠岸贾身居要位,你孤身一人,要杀他谈何容易?

  F:韩说的对,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G:主君,我看咱们可以这样办【附耳说】

  F:恩,就这样办把,宣屠岸贾上殿!

  G:是!宣屠岸贾上殿!

  C:【上场,施礼】臣屠岸贾参见主君!主君今天似乎气色不大好!

  F:寡人今天非常的生气!

  C:不知所为何事?

  F:赵氏在晋国两任相职,数人为卿,而今竟遭灭门之祸!

  C:这——【想】可,是当年先主下令诛杀赵氏的啊!

  F:可先主临终前非常的后悔!

  C:是啊,老臣当时也觉得不妥,可毕竟赵氏已没了后人,要是有一人在世也可——

  F:屠岸贾,你可认识你身后之人?

  C:认识这不是程英之子程武吗?

  G:哼!他不姓程,他姓——赵!

  C:赵!赵。。。赵武?

  F:屠岸贾!当年你阴谋杀害了赵氏一家,而今又把持朝政,作恶多端,实在是罪无可赦!来人!

  C:求主君念在老臣这么对年忠心耿耿的份上,饶了我这把老骨头吧,让我归隐山林吧。

  G:主君,屠岸贾作恶多端,不杀恐生祸患!

  C:韩厥,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这般加害于我?

  G:我是与你无仇,可赵盾也与你无仇,你却因一己之私灭赵氏满门,哼哼,这叫一报还一报啊!

  C:啊!

  F:来人,将屠岸贾给我拿下。

  E:慢!主君,赵武请求亲手宰了这个狗贼!

  F:好吧!

  E:屠岸贾!我要杀了你【刺,拔剑,颓废般走至台中,跪下】爹,娘!孩儿终于为你们报仇了,你们安息吧!

     赵氏孤儿2:曲剧《赵氏孤儿》

  人物简介:

  程婴:晋国一草泽医生。他身上集中体现了我们中华民族那种崇高、伟大的精神。

  公主:孤儿的母亲。

  韩厥:屠岸贾手下大将,是为救孤献出生命的第一人。

  彩凤:公主身边侍女,为救孤献出生命的第二人。

  公孙杵臼:程婴的朋友,辞官隐居家乡,为救孤儿献出生命的第三人。

  魏绛:晋国元帅,曾受屠岸贾迫害远离国都到边关,后还朝除去屠岸贾。

  孤儿:晋国丞相赵盾之孙,赵朔之子,赵家三百多人被杀,因他未出生而免去一劫。

  屠岸贾:晋国司寇,阴险奸诈,是他害了赵氏孤儿一家三百多口人的性命后又苦苦追查孤儿的下落。

  (时间:春秋)

  (地点:晋国)

  第一幕

  (幕启:屠岸贾上。)

  屠岸贾:国君有令,查,晋国丞相赵盾父子居功自傲,欺君罔上,罪在不赦,着令满门抄斩,诛灭九族。

  幕后:啊……

  (士兵上场,举刀做砍状。赵府众人被杀。)

  (门客上。)

  门客:哈哈哈哈,大人,魏绛小子不听话,让你赶走了,赵盾老儿敢挺头让你杀绝了,这一文一武全让你收拾了,从此后这晋国您老可是这个了啊(竖大拇指)。

  屠岸贾:哈哈哈哈……不,还没有杀绝!

  门客:咋没杀绝?三百多口全杀了呀!

  屠岸贾:驸马虽死但公主身怀有孕,不久就要临盆,尔等要严密监视,一旦分娩,不管是男是女,即刻斩草除根!

  (内宫。

  (内婴儿啼哭。

  (幕开,公主怀抱婴儿上。

  公主:(唱)天下人悲苦尽在我心头,

  犹如秋夜雨一点一声愁。

  人家生儿喜,我满腹都是忧,

  怕儿再遭贼毒手,

  赵家这一脉骨血也难留。

  苍天啊,为什么蠹国的奸臣权在手,

  报国的忠良一旦休。(婴儿哭)

  (彩凤引程婴上。)

  程婴:(唱)屠岸贼霸朝廊晋国蒙难,

  悲丞相与驸马引刀衔冤,

  叹公主被困在深宫内院,

  忧孤儿刚落地即陷深渊,

  随彩凤进宫去把公主探看,

  救孤儿脱危难抢在贼前。

  彩凤:公主,程先生来了!

  程婴:参见公主!

  公主:程先生!

  程婴:公主,你快把婴儿交给我吧!

  (公主欲交婴儿,婴儿哭)

  公主:程先生,你果真敢救他出宫吗?

  程婴:公主啊,想我程婴,不过是个草泽医人,深受赵家垂青,长在府上走动,耳闻目睹,深知赵家七世忠良名不虚传!只因屠岸贼蛊惑国君,寻欢作乐,不理朝政,赵丞相看透了屠岸贼独霸朝政的窃国之心,为社稷为黎民冒死直谏,奸贼屠岸贾残害忠良,将赵家三百余口俱已斩尽杀绝,晋国百姓怨声载道,无不痛心疾首!今日孤儿危在旦夕,我岂能袖手旁观见死不救!(跪公主)

  公主:程先生,赵家仅此一脉,你若能救他出宫,三百英灵地下有知,定会感激你的大恩大德!(双手托起婴儿跪程婴)

  程婴:请公主放心,程婴我豁上性命也要将赵家的骨血救出宫去!(起,双手接过婴儿,婴儿哭)

  公主:儿啊!(程婴示意公主不要出声,公主掩口)

  程婴:(对婴儿)小官人啊,我只求你一件,出宫之时,千万莫要啼哭!你要记下了。

  (幕后。

  屠岸贾:校尉军!

  众:有!

  屠岸贾:把住宫门严密盘查出入人等,有盗出孤儿者,全家斩首九族不留!

  众:啊!

  彩凤:程先生,快走!

  程婴:(对公主)告辞了!

  (彩凤打开药箱,程婴把孤儿放入药箱之中,下)

  (宫门口,韩厥带兵将把守。)

  程婴:韩。

  韩厥:什么人?

  程婴:适才进宫的草泽医人程婴。

  韩厥:干什么的?

  程婴:给公主探病。

  韩厥;公主身患何症?

  程婴:惊风之症。

  韩厥:出宫可有夹带?

  程婴:并无夹带。

  韩厥:去吧。

  程婴:谢。(程婴欲下)

  韩厥:回来!这箱内装些什么?

  程婴:哦,甘草桔梗薄荷。

  韩厥:打开我看。

  程婴:不看也罢。

  韩厥:一定要看!

  程婴:!

  韩厥:来!

  程婴:慢!要看?

  韩厥:要看!

  程婴:一定要看?

  韩厥:一定要看!

  程婴:请看!(程婴打开药箱,韩厥看。)

  韩厥:(吃惊)程婴,怎么还有人参呢?!(韩厥挥手,众兵士下,韩厥抱过药箱。)

  程婴:,事已至此,我就实话实说了吧!只因忠良被害,如今只剩下这一条小小根苗,屠岸贼还不放过,定要斩草除根,是我冒死相救,今被识破,还望念在死去的冤魂,给赵家留根血脉,给婴儿留条性命。事已至此,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韩厥:(看婴儿)(念)低头看孤儿,抬头观程婴!草民尚如此,岂惜身!

  程婴:!

  韩厥:(唱)你为赵氏存遗胤,

  韩厥也有保孤心。

  放你山林深处隐,

  快携孤儿出宫门。(将药箱交于程婴。)

  程婴:谢!(欲走又回)

  韩厥:为何不走?

  程婴:我走,我走。(欲走又回),你放我和孤儿出宫,屠岸贼面前你如何交待?

  韩厥:先生是怕我封不住口吗?

  程婴:,不如咱们一起逃走了吧!

  韩厥:程婴,大丈夫敢作敢当,宁可站着死,也不跪着生,俺韩厥保孤之心苍天可鉴,你出宫去吧!(韩厥拔剑自刎)

  程婴:啊,!放心,程婴在就有孤儿在!(下)

  (屠岸孤、门客及众士兵上。门客看到韩厥,用手试其鼻息,发现韩厥死,惊)

  门客:大人,韩他,他,他自刎而死了啊!

  屠岸贾:其中定有隐情,速速进宫搜验!

  众士兵:啊!(众下,搜。复上)

  门客:大人,婴儿不见了!

  屠岸贾:定是被贼人盗走了。传令,三日之内,献出孤儿有赏,如若不献,晋国半岁以下的婴儿,我要斩尽杀绝!

  众士兵:啊!

  门客:大人,彩凤姑娘跟随公主左右,定知其中隐情,要不叫来问问?

  屠岸贾:当着公主面,多有不便,带回府中审问!

  众士兵:啊!(下)

  (士兵敲锣上。

  士兵:屠岸大人有令,三日之内,献出孤儿有赏,如若不献,晋国半岁以下婴儿全部处死!(重复)

  (士兵下)

  第二幕

  程宅。

  公孙杵臼上。

  公孙杵臼:(唱)辞朝廊返故里田园归隐,

  忧社稷怀黎民难改赤心。

  屠岸贼矫传令追杀声紧,

  眼看着众婴孩要成鬼魂。

  离柴门来程宅传递音信,

  带惊哥避凶险同隐山林。

  (敲门)程贤弟开门来。

  (程婴上,不开门。)

  公孙杵臼:我是公孙杵臼啊!

  程婴:哎呀,公孙兄请稍候。(开门)

  公孙杵臼:贤弟!(进去程婴关门)

  程婴:是哪阵风把你给吹到寒舍来了?

  公孙杵臼:贤弟有所不知,闻听人言,公主生下一子被人救走,那屠岸贼子到处张贴告示,言道,三日之内献出孤儿,如若不献晋国上下不满半岁的婴儿定要斩尽杀绝。贤弟新得贵子,愚兄放心不下,我有心将他带到山林暂避凶险,不知贤弟意下如何?

  程婴:这个——唉!

  公孙杵臼:贤弟为何叹气?莫非有什么危难之事,讲出来让为兄替你分担一二啊。

  程婴:(手拉公孙杵臼。)此事我不能牵连于你呀。

  公孙杵臼:哎呀,贤弟呀,你我交往多年,情同手足,说什么牵连不牵连,你要还认得愚兄,你就快快讲来才是啊!

  程婴:公孙兄,老大夫,你可知救孤之人他是那个?

  公孙杵臼:他是那个?

  程婴:他就是我!

  公孙杵臼:啊!你要做甚哪!

  程婴:我要舍子救孤!

  公孙杵臼:你要舍子救孤?

  程婴:此时既然你已知晓,我乞求老大夫前去出首,就说我程婴隐藏孤儿不献,那时屠岸贼必将我父子斩首,一来保住忠良之后,二来免去晋国上下不满半岁的婴儿之灾,这孤儿么,还乞求老大人将他抚养成人,赵家三百英灵九泉之下忘不了你的大恩大德呀!

  公孙杵臼:呜——,贤弟,你能舍命也罢,难道你能舍得失去你那亲生儿子么!

  程婴:能!

  公孙杵臼:你能舍去亲子,可你夫人她能舍去你和你那儿子吗?

  程婴:你不要问了。

  公孙杵臼:我一定要问!

  程婴:实不相瞒,昨夜我们夫妻抱头痛哭,彻夜难眠啊。别人的孩子是孩子,可我程婴的孩子,他,他也是孩子啊!况我中年得子,我舍得让他去死吗?我们夫妻恩爱多年,一下子让她遭受夫丧子亡的双重打击,她实在是受不了啊!公孙兄,可不这样做,咱可是救不了孤儿。

  公孙杵臼:贤弟之意你舍命我抚孤?

  程婴:是啊。

  公孙杵臼:贤弟呀,你想过无有,把孤儿抚养成人少说也的十几年啊。你看愚兄已是风烛残年,时日无多,哪一天突然闭了眼,留下孤儿,叫他如何是好啊!

  程婴:这个——

  公孙杵臼:贤弟既能舍去亲子,难道老夫就舍不得这条老命吗!依我之见,将你儿带到我太平庄,而后你到屠岸贾那里出首,就说老夫隐藏孤儿不献,那时贼子必定来搜,搜出必然要杀,就让老夫陪你儿惊哥一同去死吧!

  程婴:公孙兄啊,我怎忍心让你去死啊。

  公孙杵臼:贤弟,死有是比生要容易得多呀!我一死了之,权当睡过去了,可你要留下把孤儿抚养成人,在真相大白之前,更要承受世人的唾骂,骂你背信弃义,贪图富贵,势利小人,那滋味不好受啊!贤弟你要撑得住忍得住熬得住啊!

  程婴:公孙兄!

  公孙杵臼:贤弟呀!

  (唱)从今后你要受万般苦痛,

  身和心受煎熬艰难丛生。

  望贤弟咬紧牙忍辱负重,

  待孤儿成人后自会正名。

  程婴:公孙兄啊!

  (唱)为孤儿你舍命令人钦敬,

  叮咛语为弟我常记心中。

  霎时间年迈人就要丧命,

  都怪我连累你不能善终。

  公孙杵臼:贤弟呀!

  (唱)你不要为此事伤心悲痛,

  救孤儿死贼手称得善终。

  叫贤弟再莫要犹豫不定,

  将惊哥交于我依计而行。

  程婴:(唱)仁兄你黄泉路上耐心等,

  待孤儿成人后我随你而行。

  公孙杵臼:贤弟!

  程婴:(唱)那时见咱哥俩泉下相会,

  咱二人再叙说这别后之情。

  (白)公孙兄!

  公孙杵臼:程贤弟!

  程婴:老哥哥。

  公孙杵臼:好兄弟!(二人抱拳相对而笑。)

  程婴:我的公孙兄啊!

  公孙杵臼:我的贤弟呀!(二人抱头跪在一起。)

  第三幕

  屠岸府。

  屠岸贾在弹拨琵琶。

  屠岸贾:(念唱)宫门外我撒下天罗地网,

  谁料想小孤儿飞出宫墙。

  那韩厥自刎死定有文章,

  小彩凤侍公主定知端详。

  (白)带彩凤。

  校尉齐:带彩凤!(校尉拿武器上)

  彩凤:(唱)贼府好比阎罗殿,(校尉押彩凤上)

  屠岸凶似鬼判官。

  校尉如狼声声喊,

  彩凤昂首到堂前。(校尉把彩凤按跪在地。)

  屠岸贾:彩凤姑娘,你冰雪聪慧,你可知老夫为何请你而来?

  彩凤:司寇大人高深莫测,彩凤实在不知。

  屠岸贾:我来问你,宫主生下的婴儿哪里去了?

  彩凤:死了,落地就死了。

  屠岸贾:说什么落地而死,分明是勾结外人,盗走婴儿,还不从实招来,免受皮肉之苦!

  彩凤:我劝你快快放我回宫,否则任你动刑死而无招!

  屠岸贾:(打彩凤耳光,唱)良言相劝你不听,

  不由老夫恼心中。

  钢胆铁心要你软,

  校尉与她上拶刑。(四校尉对彩凤用拶刑。彩凤疼痛难忍。)

  彩凤:(唱)拶刑之下指欲断,

  钻心疼痛似刀剜。

  任你老贼再凶残,

  想让我招难上难!

  屠岸贾:用刑!

  校尉:啊!(再次用刑)

  门客:哎呀呀呀呀,彩凤姑娘,你还是放聪明些,看你这双小手,原本是白白嫩嫩,好美呀!他们就这样轻轻地一拉,霎时血肉模糊,好惨呐!不过这还是轻的,再不招的话,你这花容月貌连同小命怕就保不住了。哈哈哈哈——

  彩凤:告诉你,近来我就没打算活着出去!

  门客:你,你呀!

  屠岸贾:看你的嘴厉害,还是老夫的刑具厉害!来!

  校尉:有!

  屠岸贾:大刑伺候!(对彩凤用重刑,彩凤昏倒在地。)

  门客:大人,好消息,好消息,有人出首孤儿!

  屠岸贾:请!

  门客:有请!(程婴上。)

  程婴:参见屠岸相爷。

  屠岸贾:你是何人?

  程婴:草泽医人程婴。(彩凤醒来看到程婴,怒指程婴。)

  彩凤:你来做甚?

  程婴:我,我来出售孤儿啊。

  彩凤:你(站起,被士兵押着),我骂你这背信弃义,丧尽天良的小人!(挣脱士兵,冲上前咬程婴。屠岸贾拿剑从后面刺进彩凤胸膛。)程婴,到了阴间我也不放过你!(屠岸贾拔出剑,彩凤倒地而亡。校尉抬彩凤尸首走。程婴震惊万分,追至舞台侧,停。)

  屠岸贾:程婴!

  程婴:相爷!

  屠岸贾:你怎么了?

  程婴:小人我怕见杀人啊。

  屠岸贾:程婴,孤儿现在何处?

  程婴:现在太平庄公孙杵臼家中。

  屠岸贾:你与公孙杵臼有冤?

  程婴:无冤。

  屠岸贾:有仇?

  程婴:无仇。

  屠岸贾:既然无冤无仇,因何告发与他?

  程婴:只因相爷有令,三日之内,无人献孤,就要将晋国半岁以下婴儿斩尽杀绝。程婴四十有五,新得一子,怕受牵连,我前来告密。

  屠岸贾:孤儿在公孙杵臼家中,你是如何知晓?

  程婴:小人与公孙杵臼常有来往,那日去他家探望与他,见他卧房之内有一婴儿,我想公孙杵臼年过花甲,哪来的婴儿呢?况且这婴儿裹有五凤彩帕,这五凤彩帕乃是宫中之物,猜想定是婴儿无疑呀。

  屠岸贾:果真如此老夫会大大封赏于你。

  程婴:小人不远领赏,只有一事相求哇。

  屠岸贾:讲。

  程婴:只因赵家结交多有侠义之士,小人替大人办了这件大事,怕日后被人报复,只求大人保我父子平安才是啊。

  屠岸贾:这有何难,老夫膝下无子,就让你儿认为螟蛉义子,搬入我府,看谁敢加害于你。

  程婴;如此小人高攀了哇。

  屠岸贾:校尉军,兵发太平庄!

  众校尉:啊!

  第四幕

  太平庄。

  公孙杵臼端坐案前饮酒。

  公孙杵臼:(念)美酒醉人兮人不醉,

  笑看沧桑兮如浮云(后半句转为唱)。

  哈哈哈哈…………

  (幕后传来屠岸贾声音。)

  屠岸贾:校尉军,将太平庄团团围住了!

  众校尉:啊!(屠岸贾、门客及众校尉上。)

  公孙杵臼:屠岸大人既到门前,何不到寒舍一坐哇?

  屠岸贾:老匹夫,你可知罪?

  公孙杵臼:老夫何罪之有?

  屠岸贾:快将你将孤儿藏在何处?

  公孙杵臼:什么孤儿,老夫一概不知呀。

  屠岸贾:程婴!(程婴上。)

  程婴:相爷。

  屠岸贾:上前与他对证。

  程婴:公孙杵臼!(上前拉公孙杵臼手摇晃示意,二人交换眼神。)如今相爷什么都知道了,你还是实话实说了吧。

  公孙杵臼:程婴,老夫与你有何仇恨,为何陷害老夫,老夫今日与你们拚了吧!(举拐杖打程婴,被门客拉住。)

  屠岸贾:不交就别怪本相我不客气了!(从门客手中接过从公孙杵臼手中夺过的拐杖)慢,程婴!

  程婴:相爷。

  屠岸贾:你去打!(欲将拐杖交于程婴。)

  程婴:相爷,我乃草泽医人,捏药尚且腕弱,我怎敢打人啊。

  屠岸贾:嗯!

  程婴:相爷,老匹夫嘴硬打也无用,不如咱们挖……

  公孙杵臼:程婴!

  屠岸贾:挖什么?

  程婴:挖地三尺啊。

  屠岸贾:校尉军!

  众校尉:啊!

  屠岸贾:挖地三尺!

  公孙杵臼:贼子!(众校尉下寻找孤儿。公孙杵臼骂。)

  公孙杵臼:贼子!贼子!(被屠岸贾推倒在地。)

  门客:在地窖中搜出孤儿!(程婴心痛万分。门客抱婴儿上。)

  门客:哈哈哈哈!大人,在地窖中搜出孤儿!(婴儿哭。门客双手捧婴儿交于屠岸贾。屠岸贾接过婴儿。)

  屠岸贾:小孽种啊小孽种,你让我找得好苦啊!(手捏孤儿头,后又摔于地上,拿剑刺向婴儿。程婴悲愤欲绝。)

  公孙杵臼:贼子,贼子!(被众校尉刺死。)

  门客:大人,杀绝了,杀绝了!

  屠岸贾:我累了。

  门客:回府。(屠岸贾等下。)

  程婴:公孙兄,惊哥我的儿啊!

  (唱)哭一声我儿惊哥,

  我再叫了声我的公孙仁兄啊!

  你们惨死贼手,双双丧命,

  血染黄土,尸首不整,

  我,我肝胆欲碎,叫天不应,

  两眼泣血呀,万箭穿胸啊。

  惊哥儿,公孙兄啊!

  都怨我给你招的祸,

  连累你年迈苍苍无善终。

  先前相知是你我,

  今后知心还有何人?

  你为保孤丧了命,

  我程婴绝了后代根,我绝了后代根。

  惊哥儿,可怜你十几天前才落地,

  来世上这满打满算半月零。

  言语你还听不懂啊,

  我的儿呀儿啊,人情世故看不清。

  没明白人间是咋回事,

  已被夺去小生命。

  临行前你没吃上一口奶,

  没听到爹娘唤儿声,唤儿声。

  儿啊儿,普天下那个父亲都爱儿,

  我中年得子更心疼。

  人常说虎毒不食子,

  爹爹我竟成了害你的元凶。

  眼睁睁看着贼人将你害,

  我不能挡,不能救,不能躲,

  我不敢吭,眼泪往肚里流,

  我不敢哭出声啊,我不敢哭出声啊!

  公孙兄,我的儿啊!(跪地。灯暗。)

  幕后:程婴,你个背信弃义的小人!你的良心叫狗吃了!天打雷劈,你不得好死呀!(灯渐亮,程婴起,脚步蹒跚。)

  程婴:哈哈哈哈……(灯渐暗。)

  幕后响起儿歌声:老程婴、坏良心,

  他是一个不义人;

  行出卖,贪赏金,

  老天有眼断子孙,断子孙。

  第五幕

  (十六年后。)

  (天下起大雪。)

  (程婴在雪中蹒跚而行,胡须尽白。)

  幕后响起儿歌声:老程婴、坏良心,

  他是一个不义人;

  行出卖,贪赏金,

  老天有眼断子孙,断子孙。

  (郊外。)

  (宫女引公主上。)

  公主:(唱)冷宫深锁重重怨,

  血泪暗弹十六年。

  梦里常见亲人面,

  哀哀相告鸣屈冤。

  喜新主登基天地变,

  禁锢的身心回归自然。

  更喜那魏元帅就要回转,

  阴霾将尽见青天。

  翘首西望把魏绛盼,

  盼早日慰忠魂铲除权奸。

  亲人们一个个含冤死,

  至今含恨在九泉。

  众侍儿前面把路领,(宫女下)

  京郊外清酒祭英贤。

  (上高处,传出马嘶声。)

  孤儿:家将们,随我郊外射猎去者。

  众:啊!

  (孤儿手拿马鞭弓箭引众家将出场,公主在高处看)

  家将甲:梅花鹿带箭而逃!

  孤儿:追!(众家将下,孤儿欲下,被公主叫住。)

  公主:且慢!

  孤儿:请问这一夫人,你是叫我吗?

  公主:正是。(孤儿抛掉弓箭,见公主,二人端详良久。)

  孤儿:请问这一夫人,唤我何事啊?

  公主:请问少家住哪里?

  孤儿:家?住京城啊。

  公主:今年多大了?

  孤儿:打罢新春,刚满一十六岁。

  公主:一十六岁!(哭)

  孤儿:这一夫人,你怎么哭了?莫非谁欺负了你,告诉俺,俺最爱打抱不平了!

  公主:没什么,我只是想起一个人来了。

  孤儿:一个人?

  公主:一个和你一样大的少年。

  孤儿:哦——,哎,那我猜,他一定是你的儿子吧?

  公主:是的。

  孤儿:那他到那里去了?

  公主;他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孤儿:哦,其实啊,你也不必难过,去的再远总有一天会回来的。

  公主:只怕是回不来了。

  孤儿:会回来的,儿子都想妈妈。他真好,有妈妈想,不像我,一生下来我母亲就去世了。

  公主:原来,你也是个苦命的孩子!(为孤儿拭泪,端详孤儿。)

  公主:(唱)猛然间闯眼里一个身影,

  真好似夫赵朔当年音容。

  我的儿若在世与他同龄,

  回想起小娇儿热泪汹涌。

  孤儿:(唱)为什么她这样伤心悲痛,

  两眼泪潸然下为了何情。

  鹿引路我与她有缘相会,

  就应该施援手问个究竟。(家将上)

  家将:少,少,鹿找到了。

  孤儿:找到了?

  家将:天色不早,咱们该回去了。

  孤儿:知道了。

  家将:少!临来之时司寇大人特意交代,不要玩得太久,咱们还是回去吧。(公主听到,一惊。)

  孤儿:(向公主)这一夫人,你多保重,我该回去了。(欲下。)

  公主:慢,司寇大人是你什么人?

  孤儿:乃是我的义父。

  公主:那你父亲他?

  孤儿:程婴。

  公主:(又惊又气)程婴!(晕厥,宫女上前扶住。)

  孤儿:夫人,你怎么了?(欲扶公主)

  宫女:滚开,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背信弃义、丧尽天良的程婴的孽种!

  孤儿:你!

  家将:你敢骂我家老爷!

  宫女:骂他是轻的,见了他呀,我还要咬他几口呢!

  孤儿:这位小姐姐,你把话说清楚,我父亲怎么背信弃义,怎么丧尽天良了?!

  公主:(对宫女)侍儿,不要怪罪于他,他也是无辜的!

  宫女:公主!他爹害死了您的儿子,您还护着他!

  孤儿:她是公主?我的爹害死了他的儿子?不,这不可能,我不相信!

  宫女:不相信,回去问你爹爹去!

  孤儿:好,你等着!走!(孤儿引众家将下。)

  (内敲锣打鼓。)

  内:魏元帅班师还朝,闲人闪开!

  (魏绛率众兵将上,亮相,下)

  第六幕

  (屠岸府,程婴书房。

  (儿歌声响起。

  儿歌:老程婴,坏良心,

  他是一个不义人。

  行出卖,贪赏金,

  老天有眼断子孙,断子孙!

  (程婴手拿竹笔,坐于案旁。)

  程婴:哈哈哈哈…………

  (唱)儿歌声一阵阵耳边回荡,

  骂程婴行出卖丧尽天良。(站起)

  十六年每闻儿歌心欲碎,

  无限的屈辱悲愤胸中藏。

  十六年孤儿他不知真相,

  多少次我欲说实情口难张。

  十六年熬得两鬓如霜降,

  熬到了魏元帅返回朝廊。

  提竹笔把往事画成图样,

  等孤儿回书房打开天窗。

  (孤儿上。)

  孤儿:(唱)公主郊外泪汪汪,

  宫女话里有名堂,

  此时叫人费猜想,

  急问原因进书房。(用脚踢开门。)

  (白)爹爹!

  程婴:儿啊,你吓我一跳,我看你急匆匆的为了何事啊?

  孤儿:街头巷尾常有人骂你背信弃义,到底为何?

  程婴:你怎么又提起此事了?

  孤儿:因为你从来就没给我解释清楚。

  程婴:你想知道些什么呀?

  孤儿:你是不是把公主的儿子害死了?

  程婴:啊!公主?你听谁说的?

  孤儿:公主!(程婴急掩门。)

  程婴:儿啊,你在哪里见到公主的?

  孤儿:你慌了,难道说这都是真的?你为什么要害一个无辜的婴儿?

  程婴:儿啊,别人误解我,怎么连你也不相信为父了么?

  孤儿:我不是你的儿子,你也不是我的父亲!(要走。)

  程婴:慢,你本来就不是我的儿子,我本来也不是你的父亲啊!

  孤儿:爹爹!

  程婴:儿啊!

  孤儿:爹爹,我是怕别人骂你呀!

  程婴:我到底害没害公主的儿子,这答案可都在这画中啊!

  孤儿:在这画中?

  程婴:你要仔细看来了哇!

  孤儿:这个穿黑衣的见人就杀,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包括这个婴儿。爹爹,他怎么这样残忍啊?

  程婴:我儿你看得不错呀。

  孤儿:这个大哥哥自杀了,这个小姐姐受尽酷刑,这个老爷爷在骂这个穿黑衣的,他肯定活不成了。爹爹,这是真的吗?

  程婴:这个么——

  孤儿:你怎么哭了?难道说这——

  程婴:这可是与你有关哪!(灯暗,光柱照亮程婴和孤儿二人。)

  孤儿:与我有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快将给我听!

  程婴:十六年了,我一直藏在心里,没敢给你讲清楚,今天我就给你讲清楚,你来看哪,你来看哪!(背光灯亮,舞台后出现公孙杵臼等人的身影。程婴手牵孤儿,向孤儿娓娓道来。)

  幕后配唱:漫长的等待,

  等来这一刻,

  心中无限事,

  慢馒地说出来。

  孤儿:这么多人为我献出了生命,他们都是好样的,我一定要为他们报仇!爹爹,这个穿黑衣的他是何人?

  程婴:这个穿黑衣的,就是你的义父屠岸贾!

  孤儿:那,拿这个穿蓝衣的——

  程婴:这个穿蓝衣的么,就是我呀!

  孤儿:不,这不可能,我不相信!

  程婴:你怎么还不相信哪!

  孤儿:你们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韩厥:难道我们流的血是假的不成?!

  孤儿:十六年来,教我练武的义父,竟是杀害我全家的仇人,他的双手竟沾满了善良人的鲜血。不,我不相信!

  彩凤:人都有两面,你看到的,只是他的一面。

  孤儿:不,我还是不信!

  公孙杵臼:孩子,十六年啦,你爹爹熬到今天才告诉你呀,相信他吧,这一切都是真的,都是真的……

  孤儿:都是真的!(晕倒在地。)

  程婴:儿啊,我的儿啊!(孤儿苏醒,坐起。)

  孤儿:(唱)霎时间只觉得天旋地转,(程婴扶孤儿起。)

  这世界这人生突然还原。

  是义父将俺举家害,

  又是仇人育我十六年。

  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剑在鞘难出手心意茫然。

  (白)爹爹!

  不是你舍去亲生将我换,

  哪有我今世十六年。

  你为我经历了各种磨难,

  情如海恩如山义薄云天。

  (白)爹爹——

  哭一声亲人们难想见,

  哭一声众烈士难生还。

  可怜的亲生母被囚宫院,

  她怎样熬过这许多年。

  恼上来拔出了青锋剑,

  斩元凶慰先人大饱仇冤。(拿剑欲走,程婴拦)

  程婴:儿啊,只因屠岸府家将护者甚多,你一人寡不敌众,不可贸然从事啊。

  孤儿:难道罢了不成?

  程婴:儿啊,听说魏元帅班师还朝,他和你爷爷有莫逆之交,不如找他商议商议便了。

  孤儿:走!

  程婴:走!

  (元帅府。)

  (魏绛拿书上。)

  魏绛:(唱)受排挤到边关一十六载,

  屠岸贾霸朝政社稷蒙灾。

  喜新主登基来朝纲重整,

  授密旨换朝来扫除阴霾。

  幕后:公主驾到——

  魏绛:有请。(公主与宫女上。)

  魏绛:参拜公主。

  公主:老元帅快快请起。

  魏绛:谢公主。(公主示意众宫女下。公主哭。)公主,臣知道你这些年受苦了。

  公主:我哪里是受苦,分明是受煎熬哇!

  魏绛:公主放心,臣奉新主密旨,还朝定要除去奸党!但有一事为臣不明,当年程婴献孤可是实情?

  公主:是实情!

  魏绛:好恼!

  (唱)闻言怒火胸中燃,

  程婴竟然敢欺天。

  公主你且拭目看,

  定叫贼子拿命还!

  幕后:程婴求见——

  魏绛:他来得好。伺候了!(兵士上。)

  (程婴携孤儿上。)

  程婴:儿啊,我去先给他讲清楚,你在此等候。(进去)元帅,总算把你盼回来了!

  魏绛:你这个卖友求荣的势利小人!(打程婴一记耳光。)

  程婴:元帅,你听我说呀!

  魏绛:你讲得够多了!来,把他的嘴给我堵上!

  程婴:孤儿他——(兵士堵程婴嘴。)呜呜,呜,呜……(跪地走到公主面前。公主打程婴耳光。)

  公主:(唱)你救孤又把孤儿献,

  出尔反尔心最奸。

  卖友投贼太阴险,

  纵然是千刀万剐恨难填。

  (程婴想向魏绛说明,口中发出“呜呜”声。)

  魏绛:狠狠地打!(士兵拿棍打程婴。程婴倒地昏迷,慢馒醒来。)

  程婴:(唱)无情棍打得我皮开肉绽,

  老程婴我又闯一次鬼门关。

  公孙兄,你在天之灵睁眼看,

  我总算熬到了想说就说想笑就笑,

  说出真话的这一天哪!(孤儿上。)

  孤儿:爹爹!他们怎把你打成这个样子了?你们打错了!你们打错了!我就是赵氏孤儿!(众惊。)

  程婴:我的儿啊!

  孤儿:爹爹!(扶程婴起。)

  程婴:(唱)为救孤我舍去惊哥亲生子,亲生子啊!

  为救孤我妻思儿赴黄泉,

  为救孤我每日伪装与贼伴,

  为救孤我身居贼府落不贤,

  为救孤我遭人唾骂千万遍,

  为救孤我忍辱含垢这十六年。

  十六年哪,十六年哪,

  哪一年不是三百六十天哪?

  我这又当爹来又当娘啊,

  含悲忍泪蒙屈衔冤我度日如度年。

  自己的亲生子我送他死呀,我的惊哥儿啊,

  别人的孩子我当心肝。

  夏天我怕他热冬天又怕他寒哪,

  吃得少了怕饿着吃多了又怕消食难。

  三岁上有一次你把那病患,

  发烧发了整三天。

  三天三夜我可就是没合眼,

  煎汤熬药提心吊胆我守在你身边哪,

  我苦命的儿啊!

  生怕你有个三长并两短,

  我对不起赵家满门死去的英贤。

  三天后等你烧退去,

  我一头栽倒在床前哪。

  十六年我经历了七灾八难,

  心头上始终压着一座山。

  天天等来夜夜盼,

  盼望着早日洗去我这不白冤哪。

  本想今日乌云散,

  起去我心头这座山。

  哪料想见面不容我分辨,

  挨打守骂蒙屈冤。

  公主请你仔细看,(拉孤儿到公主身旁。)

  是何人站在你面前?

  当年的孤儿长成汉,

  他就是你的亲生你赵家的儿男。

  魏绛:程兄啊!

  (唱)都怪愚弟太鲁莽,

  不分皂白把英贤伤。

  还望程兄多见谅,

  想打想骂我承当。(欲跪程婴被程婴扶起。)

  公主:程先生!

  (唱)这些年我虽说自己苦,

  谁知你比我更凄凉,

  你的恩德比天广,

  今生今世难报偿。(跪程婴,程婴、魏绛亦跪。)

  程婴:公主请起。(程婴扶公主起。)

  魏绛:程兄、公主放心,待我禀明新主,即带本部人马捉拿屠岸贾!(灯暗。)

  第七幕

  (屠岸府。)

  (幕后杀声起。)

  幕后:杀——。

  (灯渐亮,屠岸贾和门客上。)

  门客:大人,魏绛他杀过来了哇!

  屠岸贾:终于来了,这一天终于来了。

  门客:大人,怎们还是逃走了吧。

  屠岸贾:我府已被团团围困,可往那里去逃!

  门客:大人,难道咱们要在这里等死不成?(屠岸贾拿剑逼向门客,门客后退,屠岸贾拿剑刺向门客。)

  门客:大人,我对你可是忠心耿耿啊!(倒地而亡。)

  屠岸贾:可谈我雄踞晋国一十六载,一人之下这万人之上,呼风唤雨任意而为。到头来竟落此下场,该还了,该还了啊。

  (内传出魏绛声音。)

  魏绛:校尉军!

  众校尉:有!

  魏绛:将屠岸府团团围住!

  众校尉:啊!

  (魏绛及众校尉上。)

  魏绛:屠岸贼子,你的死期已到,这校尉们!

  众校尉:有!

  魏绛:拿下了!

  众校尉:啊!

  (屠岸贾看剑,随后将剑抛于身后。)

  公主:屠岸贼子,你恶贯满盈,人人可得而诛之!

  程婴:对呀。

  屠岸贾:(转身看到程婴。)程婴!

  程婴:屠岸相爷

  屠岸贾:(手指程婴。)你——

  程婴:你没有想到,你也有今天哪!

  屠岸贾:你——,哈哈哈哈——

  魏绛:杀了他!(孤儿持剑上。)

  屠岸贾:儿啊,你这是做甚?

  孤儿:谁是你儿,我就是十六年前,你四处追杀的赵氏孤儿!

  屠岸贾:还是没有杀绝呀!

  孤儿:十六年来,你毕竟给了我不少关爱,我不忍杀了你,你自尽了吧!(孤儿将剑掷于屠岸贾面前。)

  屠岸贾:(屠岸贾弯腰拾起剑。)还是没有杀绝呀,还是没有杀(做自刎状,转身一圈将剑向程婴刺去,刺中程婴,程婴倒地。)……

  孤儿:爹爹!

  魏绛:程兄!

  公主:程先生!(魏绛把屠岸贾推向一旁,众校尉上,乱剑刺死屠岸贾。众人呼唤程婴。)

  程婴:公主,十六年前我把他救出宫的时候,他还是个长不足尺的婴儿,如今已长成汉子了……

  孤儿:爹爹,你不能死,你受了这么多年的苦,我要好好孝敬你呀!

  程婴:有你这句话我死也值了(孤儿和魏绛搀起胸口插剑的程婴。)我要去见你的亲人,你的公孙爷爷,韩厥,还有彩凤姑娘。彩凤姑娘临死的时候还在骂我,我要去给她讲清楚。(背景出现公孙杵臼、韩厥、彩凤像。)儿啊,你在哪里,我想你呀,我想你们哪!(程婴自己又猛地把剑刺进自己身体深处。)

  魏绛:啊!程兄啊!

  孤儿:爹爹!(众人跪向程婴。灯暗,复又亮,婴儿啼哭声,程婴一人出现在灯光里。)

  程婴:儿啊,我的儿啊,你在哪里?我想你们。想我的老伴

  ,公孙兄,老哥哥,韩厥,彩凤姑娘,我想你们哪,我想你们哪!(程婴走向高出,与公孙杵臼、韩厥、彩凤姑娘在一起。惊雷声,程婴似雕像一般,手指前方,稳稳地站立着。幕落。)

  (幕启,众演员随音乐亮相。)

  幕后唱:一诺千斤重,

  取义轻舍生,

  历尽万劫眉不皱,

  留一腔浩然正气贯长虹。

下一页更多关于赵氏孤儿的剧本等着你

[赵氏孤儿的剧本]相关的文章

Copyright @ 2006 - 2018 学习啦 All Rights Reserved

学习啦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32933号-1

学习啦 学习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