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啦——文学网 > 文学体裁 > 剧本 > 《关于网瘾的剧本》正文

关于网瘾的剧本

学习啦【剧本】 超财时间:2016-11-18 15:05:46我要投稿

  互联网发展到今天,我国未成年网民就有1650万。而这1650万未成年人中的14.8%,他们不仅爱上网,而且着迷上瘾,难以自拔,并引发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这些 网瘾少年 逐渐成为人们关注的重点。下面就是学习啦小编给大家精心整理的关于网瘾的剧本,希望对大家有用。

  关于网瘾的剧本1:《戒网瘾》

  人物 :游弋,男,中年,秃顶,个体心理医生.

  洪浪,男,初二学生,网瘾患者,简称洪.

  李玉贞,洪浪之母.

  洪大海,洪浪之父,人贩子扮演者.

  时间 :初夏某曰上午.

  地点 :几根毛网瘾诊所,室里有写字台,电脑和心理测试仪等器具.

  游弋:本人姓游名弋,游弋游医,去年治鸡眼,今年治网瘾,么病流行治么病,随机应变显水平.(此时李玉贞拉

  着洪浪上场.)

  李 :医生,医生,我这伢的网瘾病又犯了,死活不肯上学.

  游: 旷课上网,这是患上网瘾的早期症状.

  李: 这还是早期症状,那晚期呢?

  游: 大姐,你贵姓?

  李: 贵不敢当,我叫李玉贞.

  游: 我姓游,李大姐,湖北经视的蔡咵咵主持的节目看了冇?

  李: 他那节目是好看,可我要做晩饭,冇全看.

  游: 他讲的是四川网瘾青年胡安戈,玩传奇迷失了人性,用毒鼠强把自家亲老子娘一回办死了.

  李: 这么得了哇,你快给我儿子治,啊.

  游: 莫怕莫怕,我几根毛就是专治这些小网瘾患者的,不怕治不好,就怕他不来.

  李: 我这伢上次是个光头医生治的,还冇管到十天又犯了.

  游: 这有几根毛和冇得毛水平就大不一样,不信,我就给你治得看.(洪浪在看仪器)

  李: 那就试试,你么样收费?

  游:工钱治好再收,但器械费是要先收的.

  李:不好意思,游医生,我是上班接到老师电话急忙岀来的,分文冇带.要不这样,你治好了我加倍给你钱,

  治不好你就帮我把这伢卖了,抵你的器械费

  游:我怎么能当人贩子呢,这是犯法的.

  李:我这有委托书,犯法归我,和你不相干,我的手机号也在上面,不行就打我手机.拜托你了,游医生.(下)

  游:这个女人,早就谋划好了.哎哎,小伙计,伱不能瞎掰,那是我的测试仪,不是上网的.

  洪:冇动.老伙计,你这笔生意真划得来啊.

  游:么亊划得来,我连个毛角子都冇搞到.

  洪:你这是开医院捎带卖棺材,治好了赚,治死了也赚.

  游:冤枉我吧,我根本就冇卖棺材.

  洪:你看啊,治好了,我妈加倍给你钱;治不好,你卖伢又捞一把,还不负法律责任.

  游:我一看就晓得你聪明,果然非常聪明.

  洪:我可不敢跟你比,你看你那脑门几干净呀,绝顶的聪明.

  游:不是还有几根毛站着岗的吗?

  洪:哟,真还有几根毛.

  游:冇得几根毛,我这牌子不成挂羊头卖光头吗?

  洪:嗨,还有一根白毛呢,我给它取个网名么样?

  游:好哇,你得拿出点水平来.

  洪:我给它取名独钓寒江雪.

  游:好,形象风趣,还有黑毛呢?

  洪:黑毛你自已取,取好了,给我治,取不好,得听我的.

  游:黑毛就叫打黑除恶的漏网分子.

  洪:嗨嗨,还是那个事,就是少点诗意.

  游:那你同意我给你治了?

  洪:治是要治的,不是你那个治法,我除了爱上网,么病都冇得,你要给我找点病出来.

  游: 找病?你想找个么事病?

  洪: 我上网正上劲时,不是被老师打扰,就是被家长打扰.你要给我找个既不用上学,又能安心上网的病.

  游: 明白了,你想因病休学,上网合理化.

  洪: 对路,只要你办成了,这卡上的伍佰元全归你.

  游: 好是好,可我不能背叛你妈呀.

  洪: 你想占便宜呀,你不能说背叛我妈.

  游: 我冇说要背叛你妈呀.

  洪: 我是说只有我爸才能说背叛我妈.

  游: 是呀,你爸能说背叛你妈,我就不说背叛你妈呀.

  洪: 急死我了,我是说,你不是我爸,你就没资格说背叛不背叛的话.

  游: 我的意是,我既然受你妈之托,给你治网瘾,就不能因你出的钱多,就跟你合伙做笼子,去日哄你妈.

  洪: 你,你还想日哄我妈呀?

  游: 我冇日哄你妈.

  洪: 日哄了.

  游: 冇日哄.小伙计,你可能误会了.这日哄,就是蒙骗的意思,赵本山称为怱悠,我们黄冈人就叫日哄.看得

  出,你还是蛮爱你妈的吗.

  洪: 那当然,谁敢欺负我妈,我就跟他玩命.

  游: 你既有这份孝心,你妈要你戒掉网瘾,认真学习,么样又不听呢?

  洪: 那是两码事,看得出,你虽然是个游医,还是蛮守医德的啊,象个藏敖.

  游: 有你这样夸人的吗,把人比做狗.

  洪: 我这是对你的最高奖赏,藏敖对主人几忠诚啊,你就像藏敖那样忠于你的医德.就冲这点,我接受你的

  治疗.

  游: 那好,现在先登记.姓名?

  洪: (唱)洪湖水呀,浪呀么浪打浪啊.

  游: 唱上了,有门.我问你姓名?

  洪: 两句歌词,各取一个字,就是我的姓名.

  游: 明白了,你叫洪浪.

  洪: 你头发真冇白掉,聪明绝顶.

  游: 几岁?

  洪: 六岁上学,今年读初二.

  游: 哦,十四岁.

  洪: 上小学跳了一级.

  游: 那就是十三岁.

  洪: 上初中又留了一级.

  游: 那还是十四岁.你能不能不设机关?

  洪: 要得,我再不设机关了

  游: 性别?

  洪: 三代独传,靠我传种.

  游: 男的.籍贯?

  洪: 我冇设机关.

  游: 我问你籍贯?

  洪: 我真的冇设机关.

  游: 哎呀,我问你是哪里人?

  洪: 洪湖岸边是呀么是家乡啊.

  游: 晓得了,你是洪湖人.

  洪: 清早起来去呀去上网.

  游: 莫唱,回答问题.你上网爱玩么事?

  洪: 传奇.

  游: 几级?

  洪: 顶级,我那把关公大刀几狠啰,见谁灭谁,无人能敌.可惜被人偷走了.

  游: 强中更有强中手,人家破解了你的密码.

  洪: 我一定要找回来,他破我,我还要破他呢,我就不信这个邪.你这里有么好玩的,我手又痒痒了.

  游: 莫乱动,这是测试仪和资料库,我还靠它们创收的.

  洪: 真小气,你打开,我看一哈,就一哈.

  游: 那我们就看哈子动物吧,看狐狸么样?

  洪: 可得,狐狸最聪明,我喜欢看.

  游: 你看这画面是么意思?

  洪; 老狐狸在喂小狐狸.

  游: 现在呢?

  洪; 老狐狸在教小狐狸捕食.

  游: 现在呢?

  洪: 老狐狸在撵小狐狸.

  游: 为么事呢?

  洪: 不晓得.

  游: 因为小狐狸长大了,老狐狸要它们出去自立门户,自食其力.你现在跟这小狐狸一样,要学好知识,掌握 本领......

  洪: 停,停.这些话在学校和家里都听厌了,你还来这一套,真没劲.

  游: 难道这不对吗?

  洪: 对对,都对.可这好玩吗,有意思吗,有上网过瘾吗?既然不过瘾,我为么事要硬着头皮去上学.

  游: 你这伢随么事都晓得,能说会道,醒到来尿,死不悔改.

  洪: 我凭么事改,你当你的游医,我上我的网,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游: 气死我了,白费这半天功夫.看来,我只有来最后的绝招,把他卖了.

  洪: 哼,光天化日之下,我看谁敢贩卖儿童.

  游; 你以为我是吓大的,这是你妈授了权的.现在开始拍卖,网瘾少年一个,起价一佰块,谁要谁举手.没人要

  降价伍拾,伍拾没人要吗?还是冇得人要,那就白送.

  观众: 白送也不要.

  游: 听见吗,小伙计,白送都冇得人要.你还三代独传,当个宝,你的价值是零,懂吗?

  洪: 零就零,我要去上网了.

  游: 不行,你不能走,我要请示你妈再说.(拨号)喂,李嫂吗?你这个伢我是治不了了,什么,卖了?哎呀.卖过

  了,白送都冇得人要.哦,你找买主,是个河南人,他马上就到.好好,(搁话筒)洪浪啊,你安心待一哈,你

  妈找的买主马上到.(此时洪大海头戴黑纱面罩上.)

  海: 请问,这是几根毛诊所吗?

  游: 正是,你戴个面罩搞么亊嘛.

  海: 俺是来买崽的,人贩子不能露脸,一露脸就要串帮.他就是那个小崽子?长得还壮实嘛.

  游: 你是哪里人?

  海: 俺是河南夹皮沟的.

  游: 稀奇,夹皮沟又跑到河南了.

  海: 俺那里都是穷山沟,所以把荒山僻岭都叫夹皮沟.俺不是骗子,钱都给李玉贞了,这是收条.

  游: 手续齐全.请问,你买他干吗?

  海: 俺家是开小煤窰的,买他到井下挖煤,这崽还有把力气.

  洪: 老板,挖煤有网上吗?

  海: 没有网,只有狼.你去了只能待在井下,乱跑碰到狼吃你没商量,吃得只剩光脚板.

  游: 哦,这狼不吃脚丫子?

  海: 行有行规,狼有狼规.这是狼留下的回扣.

  游: 这狼也兴回扣?

  海: 俺说错了,应该是留给人的收条,意思是这个崽俺巳吃了,你就别费心到处找了.

  游: 可怕,太可怕了.哎,洪浪,你别躲呀.老板你拿麻袋搞么事啊?

  海: 装崽呀,装进去袋口一扎,碰到公安的查,俺就说装的是狗.站住,你个兔崽子还想跑,俺钱都给你妈了.

  (抓住洪浪往头上套麻袋.)

  洪: 我不去,游叔叔救命,我再也不上网了.

  游: 老板,这伢不肯去,你就放过他吧.钱我替他妈还你.

  海: 唉,好不容易碰上个能干活的,他又不肯去.算了,俺找他妈要钱去.(下)

  游: 小伙计,这回可是我救了你,你得听我的.

  洪: 听你的,听你的.

  游: 那好,去写保证书.

  洪: 我写,我写.(到写字台开书包写.此时李玉贞上场.)

  李: 游医生......

  游: 嘘,他改了,在写保证书呢.大嫂,你在哪里找的这个买主啊?

  李: 是我老公.

  游: 妙,真妙.大嫂啊,光靠吓也不是办法,暑假你要带他到乡下去,一是让他远离网巴,二是跟他一起劳动,

  体验一哈生活的艰辛.这伢特聪明,抓紧点定能修成正果.

  李: 这到是个办法.(此时,洪大海上.)你么样又转来了?

  海: 他说改,我到校门口不见人就转来了.

  洪: 妈妈,他是人贩子,就是他要把我买到河南去挖煤.

  海: 浪儿,(取下面罩)你看我是哪个?

  洪: 爸爸?你们真坏,合伙日哄我.

  游: 可怜天下父母心啦,孩子啊,你爸妈为了帮你戒掉网瘾,真是煞费苦心,能想到的办法都用了.你可千万

  不能辜负他们啊.

  洪: 我一定改,彻底改.这是我写的保证书:网要戒到底,书要读上岸,三代一线传,做个好猛男.

  三大人同声:好好好.

  李: 光顾到说好,钱还冇给你.

  游: 只要伢改好了,比得钱还快活些.

  关于网瘾的剧本2:《戒网瘾》

  人物: 小花——女,六年级学生;   冬冬——男,小花的同班同学

  张姨——小花的妈妈;     王姨——冬冬的妈妈

  李老师—六年级班主任 中年男—冬冬的爸爸 老妇—冬冬的奶奶

  场景:在冬冬家的大客厅里,摆放着一套茶几,桌面上放着……;大厅的一角放着一张书桌,桌面上放着……,那是冬冬学习的地方。

  出场:(冬冬和小花一起背着书包蹦跳着回到家里,把两个书包放在书桌上。)

  小花:冬冬,今天作业不多,我在学校就做完了,现在就只剩下背书了。

  冬冬:(从书包里拿出手掌游戏机,玩。)小花你知道吗?现在横江圩那里新开了几家网吧,我下午放学和晚上就是经常去那儿打游戏机的。在那儿,我还交了不少朋友呢。我待会就要去网吧。今天的作业,还是你来帮我做。

  小花:哦,难怪你上课的时候总是打磕睡,作业不是抄我的就是不完成,原来你是经常去网吧打游戏机呀?

  冬冬:别大惊小怪的。你不知道,那网络游戏,网络聊天,网络打牌,网络色情有多刺激呀!(小学生在网吧里主要是打游戏,这里就写几个游戏的名字就成了, 不要写网络聊天,网络打牌,网络色情)(可我不知道有什么游戏名称呀,你能告诉我吗?)

  小花:啊,你经常去网吧就是玩这些东西呀?大人说,这些东西好多都会毒害人的。

  冬冬:哼,你网吧都没上过,连网吧是什么样子的都不知道,你真是见识少啊!我经常去,你看我有没有中毒?你看呀,你看呀,你看我是不是有毒?快,快,快帮我做作业。

  小花:老师经常说,作业一定要独立完成。

  冬冬:我一看到数学题就头痛。你是我的邻居,又是我的同桌,明天就要测验了,你不会见死不救吧?快帮我做!

  小花:冬冬,你老是让我帮你做作业,你……

  冬冬:唉,别啰嗦了,你帮我做作业,我给你5毛。

  小花:5毛?

  冬冬:哎呀,你还不是为了钱吗?给你一块又怎么样?

  小花:(瞪大眼睛,竖起食指)给一块?

  冬冬:对,一块。我给你钱,你帮我做作业,这叫公平交易。

  小花:公平交易?

  冬冬:(一边掏钱一边说)快做吧,我要去网吧了。

  小花:(接过钱)你经常上网吧,你哪来这么多钱呀?

  冬冬:傻瓜,平时爸爸妈妈给的早餐钱,给两块,我就吃一块;给一块,我就吃5毛,这不就有了吗?还叫“省吃俭用”呢!还有,平时他们给的零花钱,亲戚给的利是钱。要是缺钱花,我就,我就,我就偷他们的。我就试过两次偷奶奶的钱,一共拿了60多块她都没有发现。嘻嘻……嘻嘻……

  小花:那你爸爸妈妈知道你经常上网吗?他们不管你的吗?

  冬冬:管,怎么不管阿!为了这个,我还挨了不少打呢。但管不管是他们的事,听不听是我的事。

  小花:明天就要测验了,作业还是你自己做吧。

  冬冬:你真不够朋友,快帮我做。别耽误了我上网吧的事。

  小花:(不情愿地打开了冬冬的书包,拿出了书本和作业本等等。)

  (这时,王姨穿着一套天马摩托车厂的工作服出场;张姨穿着一套环卫工人的工作服随后上。她们都是刚下班。)

  小花:王阿姨好!妈妈,你也过来呀?

  王姨:小花真乖。冬冬,你还不叫张阿姨?

  冬冬:天天见面天天叫,真没意思!

  王姨:你、你、你怎么这么没礼貌呀?我不给你零花钱。

  冬冬:你本来就没给我什么零花钱,我用的都是我自己的钱。

  王姨:哎,你这孩子呀,就是会顶嘴。作业完成了没有?

  冬冬:还……还……还没有。

  张姨:小花,你做完作业没有?

  小花:妈妈,我做完了。

  张姨:你们把作业本拿过来,让我们看看。

  (冬冬和小花同时拿着数学作业本,交给了各自的妈妈。)

  张姨:好,让我看看。(翻开作业本,念分数。)98、97、99、100、96,啊,还不错。

  王姨:(也翻开作业本,念分数。)98、97、99、100、96

  张姨:(听到王姨的声音)咦,怎么你们两人的分数一样?

  王姨:是呀,怎么会相同的呢?

  冬冬:我们是同一个老师教的,是同一个班的,又是同一个学习小组的,成绩当然也一样。

  张姨:(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小花,最近测验过数学没有?

  小花:上个星期测验过。

  张姨:拿你的测验卷给我看看。

  小花:嗯。(从书包里找出试卷)

  张姨:(接过)阿,99分。这么粗心,差一分都拿不到100。

  王姨:冬冬,你的呢?

  冬冬:(磨磨蹭蹭地从书包里找出测验卷,拿着不动。)

  王姨:拿过来。(上前取)啊?39分?你有没有搞错?平时作业成绩这么好,怎么测验只有39分?

  张姨:(凑上前去,拿过两人的作业本对照)王姨,你看看,怎么两个人的作业都一样?

  王姨:(接过作业本,翻开)啊?原来是同一个人做的!是谁做的?快说!

  小花:王阿姨,是我做的。(低下了头)

  王姨:小花,你怎么帮冬冬做作业呀?

  小花:本来,我也不愿意,是他逼我的。

  王姨:他怎样逼你呀?

  小花:我不帮他做,他就说我不够朋友。

  王姨:我要打电话告诉老师,你是怎样做作业的。

  (老师出场:叮当——叮当——叮当——,响起了敲门声)

  老师:有人在家吗?有人在家吗?

  王姨:(站起来去开门)谁呀?哦,是李老师呀。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请进来,快请坐。

  老师:(走进屋里)阿姨你好,我是冬冬的班主任李老师。哦,小花、小花妈也在呀。

  老师:阿姨,你昨天没有去开家长会,我今天是特意上门家访的。我想就冬冬最近在学校的学习情况跟你交流一下,也想了解一下冬冬在家里的表现。

  王姨:哦,好,好,好。我昨天没去开家长会,是因为冬冬没有及时通知我。唉,冬冬这孩子真让我头痛。我想,他在学校肯定是给你添了不少麻烦了。

  老师:我不是来告状的。但是他的情况我确实要向你汇报一下。冬冬的学习真让我担忧啊!

  王姨:这个我知道,你以前也打过几次电话给我。冬冬,你过来!

  张姨:小花,你也过来。

  老师:冬冬上课的时候总是打磕睡,有时候作业也不完成,最近两次测验都不及格。问他原因,才知道他经常去横江的网吧打游戏机。

  王姨:是呀,他有时候很晚很晚都不在家,有好几次还在外面过夜,害得我和他爸爸三更半夜去网吧找他。但是,网吧这么多,我们也找不着。他不回来,我们也睡不着。夜里没睡好,第二天工作就更累了。

  张姨:是啊,冬冬爸爸是做建筑的,是个泥水工。每天都要开一个多小时的摩托车到神岗做工,整天在脚手架上爬来爬去。有一次头晕,差点儿从脚手架上掉下来,后来只好工都不开了,躺在工地上睡了一个下午,半天的工资也就没了。

  王姨:我也不容易啊,为了一家人的生活,为了孩子读书,我也是拼命干活。我是在天马摩托车厂打工的,我年纪大了,又没有技术,只能做搬运工,每天把那些摩托车机头从这个流水线搬到另一个流水线。一天工作连着加班要12个小时。从家里骑自行车去厂里上班,既要经过闹市,又要穿过马路和大桥,是够危险的。每个月有15天是上夜班的。日班是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工资是800元。要是在厂里吃饭,伙食费每餐就要4块钱。我舍不得吃,晚上八点下班后就骑一个小时的自行车回家才吃。可是有时候,回到家里又不见孩子,就又顾不上吃饭要去找他。我真是熬到骨头都快散了。

  老师:啊,原来是这样啊。冬冬,你想想你的爸爸妈妈有多累,你还好意思要父母为你操心吗?

  (这时,冬冬的爸爸扶着奶奶进屋,大家互相打招呼并关切地扶奶奶坐好。)

  小花:潘婆婆,你怎么啦?

  冬冬:奶奶好!

  潘婆婆:还不是因为冬冬啊。前几天,她妈妈下班后去网吧里把他找回来,他爸爸回来后把他打了, 冬冬跑出去,很晚都没有回来,我想他一定又是去了横江的网吧,我知道他身上没有钱,又没吃饭,心疼他,怕他又不敢回来,就买了两个面包去找他。我也不知道哪里是网吧,到处问人,最后还是找不到。那天又下着雨,我戴着雨衣,在回来的路上,天黑黑的,路又滑,不小心就跌倒了,摔伤了脚,后来是好心的邻居把我送回家,还冻得我感冒了,现在才从医院看病回来,啊,真是屋漏又逢连夜雨啊,白白又花了一笔钱。

  爸爸:冬冬啊,你怎么这样不争气啊?(说着举手又要打冬冬)

  (冬冬知道错了,哭了起来,老师一把拉过冬冬)

  老师:冬冬,你知道爸爸妈妈和奶奶对你有多关心吗?他们为你吃了多少苦啊,简直是操碎了心。你要知道,网络是个无底洞,上面有很多不良的信息,若是沉迷下去,是很容易学坏的。

  冬冬:老师,爸爸,妈妈,奶奶,我知道错了,我要戒掉网瘾,再也不去网吧打游戏机了。小花,以后的作业我要自己做。

  众人:(掌声)好,好,冬冬下决心戒网瘾了。(再次掌声)(众人排成行,谢幕!)

  关于网瘾的剧本3:网瘾少年

  第一幕

  出场人物:旁边、老师、王虫

  快板:(打板)上网聊天何时了,游戏知多少。网吧昨夜又通宵,上课迷迷糊糊睡大觉!书包课本应犹在,只是没打开。问君网瘾有多重?请看网瘾少年小王虫。

  (网瘾少年趴在课桌上睡觉)

  老师:(摇晃脑袋读课文)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诶,王虫,醒醒,王虫

  王虫:(哈欠,伸胳膊)哎呀,手麻了,哎呀哎呀(拎起书)……这鼠标垫真差!网管,换个鼠标垫!

  老师:我不是网管,我是你的语文老师;这里也不是网吧,这里是教室!

  王虫:哦,(看看老师)还是网管顺眼。

  老师:你……孺子不可教也!(把书拍在桌子上)

  王虫:(钻到课桌下面)老师打人了!哎呀,我受伤了,赔钱赔钱!快打110,120,119,114,138……(下课铃响起,王虫钻出课桌)放学了,有空再赔钱吧!老师,拜拜了您那!

  老师:早点回家,别去网吧

  王虫:多管闲事,老师真讨厌!(跑下)

  老师:(摇头叹气)你……唉,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可惜,现在的孩子不懂得近君子而远小人,呜呼哀哉……(下)

  第二幕

  出场人物:天使、恶魔、王虫、画外音

  (运动员进行曲响起,天使、恶魔举牌上,天使举的牌子上写“天使队”,恶魔牌子上写“恶魔队”)

  王虫:(蹦蹦跳跳上,唱)我去上网吧,天天不迟到……

  (天使和恶魔一起迎上)

  天使:(拉住王虫)王虫,你妈叫你回家吃饭。

  恶魔:(拉住王虫另一只手)王虫,网友叫你进游戏打怪。

  天使:你如何选择?

  王虫:这还用选吗?(一脚将天使踹开,亲热地拍恶魔的肩膀)这才是好哥们儿!(亲亲热热地搂着恶魔进网吧)网管,开台机器。

  网管:你还有钱吗?我们不赊账啊!

  王虫:(拍到桌子上10元钱)先玩儿10块钱的。我午饭都没吃,就为了用这10快钱打5个小时的游戏!(坐到桌子后后,做抽风打电脑状)杀呀……发大招啊,法师,支援;奶妈,治疗,治疗……哈哈,老子天下第一……

  画外音:我以上帝的名义宣布,这一局,恶魔胜利!

  恶魔:(做出胜利手势,欢呼)耶!

  天使:唉!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我们天使队,已经很久没有赢过了。

  (天使、恶魔下)

  第三幕

  (出场人物:旁白、网管、王虫、母亲、天使、恶魔)

  快板:小王虫,网瘾重,平时上课,一分钟好似一万年,玩起电脑,5个小时就像那一分钟啊一分钟!

  网管:13号机,时间到,下机。

  王虫:这么快!大哥,再让我玩会吧,我正在杀BOOS呢,正是关键时刻。

  网管:续钱,没钱啥都别提。

  王虫:我去偷,我去抢,还不行吗!

  (母亲上)

  母亲:唉,可怜天下父母心!孩子不懂事,爱玩游戏,昨天又是一天没回家。不好好学习,甚至也不好好吃饭,这样下去怎么行?今天,说什么也要把他带回家。虫虫,虫虫……

  王虫:(惊喜地)妈,你来了,太好了!

  母亲:虫虫,想家了吧!快跟妈妈回家吧!

  王虫:快给我10块钱!

  母亲:什么?

  王虫:给我10块钱,我要玩儿通宵,快快快!

  母亲:虫虫,你昨天就没回家,今天就别……

  王虫:别废话,拿钱

  母亲:虫虫……

  王虫:啰嗦什么,拿来吧(从母亲口袋里抢出钱来)。网管,通宵(把钱拍在桌子上,回机位)

  母亲:虫虫,别玩了……(欲追上)

  网管:(拦住)哎哎,干嘛呢?别影响我们做生意。

  母亲:他是我的孩子!

  网管:管孩子回家管去!

  母亲:你不让我带他回家,我怎么管?

  网管:那我不管!反正你别影响我们做生意(环抱双手,气势汹汹)。

  母亲:你们让未成年人进网吧,你们,你们这是犯法!

  网管:你随便告去,咱上面有人!

  母亲:你,你……我……我在这儿等!

  (母亲一手捂着鼻子,一手不断挥着,不停咳嗽)

  网管:你不舒服?

  母亲:我,咳咳,我肺不好,这里吸烟的太多!

  网管:那你出去,赶紧出去!

  母亲:外面太冷了!快下雪了!

  网管:这我不管,你别死在我们网吧里就行,出去出去(把母亲推出去)!

  (风声,母亲蜷缩着,不停咳嗽。天使、恶魔上,恶魔一手拿纸屑,一手拿扇子,自制雪花吹向母亲。母亲易发蜷缩,天使摇头叹息)

  天使:王虫,王虫,你看看你的母亲,你看她一眼,看她一眼吧!

  (王虫抬起头,看着雪中等候的母亲,有些动容,站起来,迈出一步)

  王虫:妈妈,我……

  恶魔:(指电脑)哎呀,王虫,有人把你杀了!

  王虫:什么?哪个王八蛋!(又回到电脑前,抽筋状)

  (天使摇头叹息,恶魔狞笑,各自下)

  第四幕

  (出场人物:古惑仔、王虫、网管、母亲)

  (古惑仔上,走到王虫身边)

  古惑仔:小家伙,闪开,这是大爷我的位子!

  王虫:凭什么?我才不让!

  古惑仔: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王虫:我还没玩够,什么酒都不吃

  古惑仔:小子敢顶嘴(抓住王虫领子拎起来)!咦?(看屏幕)老子天下第一?你就是老子天下第一?昨天就是你杀的我!

  王虫:哼哼,老子我每天都杀人,所以,你最好别惹我!

  古惑仔:小子敢跟我狂!让你知道什么叫杀人!(拔出刀)

  网管:刀子!快跑啊!(逃下)

  母亲:刀子!(奔过去)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古惑仔一刀刺来,母亲挡在孩子身前)

  母亲:啊……(倒下)

  王虫:(跪在母亲身边)妈妈,妈妈……

  (古惑仔下)

  母亲:(虚弱地抬起头)虫虫,妈妈不能再照顾你了……妈妈从没指望你能出人头地,只是盼着你能做个好人……

  王虫:妈妈,我错了!我早点跟你回家就好了,我错了,我错了。

  母亲:虫虫,好好活着,好好做人,不要总去网吧,要多学点知识,啊……(头垂下)

  王虫:我有慈爱的父母,我有温暖的家,我有尽职尽责的老师,我的生活充满阳光……可惜,我猜中了这开头,却猜不中结局!是我,是我亲手毁了这一切!妈妈,我错了,我错了……(悲伤地垂下头)

  第五幕

  (出场人物:王虫、老师、网管、天使、恶魔)

  (老师上)

  老师:唉,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王虫(抬头):老师?老师啊,你当初为什么不再对我严厉一些?如果我今天不来网吧,我妈就不会死了!

  老师:孩子,我天天说你、劝你,可你不听啊!

  王虫:你为什么不打我?为什么不把我打醒?

  老师:打你?(连忙摆手)不不不!那是犯法的,我没有那个权力!没有,没有……(边说边退下)

  王虫:老师没权力管我,父母舍不得管我,那么,到底谁来管我?(无语问苍天)

  (网管上)

  网管:我管你!我建议你办一张我们网吧的会员卡,以后上网就可以九折优惠了。看在你妈死了的份上,我给你打八五折,怎么样?

  王虫:我妈都死了,你还叫我上网!

  网管:死了不是更好吗!你自由了,以后来网吧没人管你了。

  王虫:你还有人性吗?为了赚钱,你害了多少像我一样的青少年!

  网管:不赚钱行吗?你妈死在了我的网吧里,害得被罚了好几千快,要不是咱上面有人,就得关门大吉了。

  王虫:几千块?难道,我妈的命就值几千块?

  网管:几千块还少?在我眼里,你妈的命,一分不值……

  王虫:(大怒,猛地站起来,指着网管)你……你……

  网管:哎呀,急了嘿,这孩子!

  (网管下,天使、恶魔上,王虫抓住恶魔的衣领)

  王虫:是你!就是你!是你害我一步步走进深渊!是你害得我家破人亡……

  恶魔:去你的(将王虫推倒)!你家破人亡关我屁事。

  王虫:是你老引诱我去网吧,不让我回家!你为什么老缠着我

  恶魔:哈哈,愚蠢的人类啊!记住,不是我选择了你,而是你选择了我。只有对恶魔招手的人,恶魔才会呆在他身边,哈哈哈哈……(狂笑)

  王虫:(低头沉思,慢慢抬头)我错了,我让恶魔住进了我的心理,我错了!我发誓,我再也不沉迷网络了,否则,我妈就白死了,55555555

  天使:唉,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为什么人类总得遭受最惨痛的教训,才能悔悟?中国的网瘾少年很多那多,拯救他们的办法却很少很少。国家、社会、学校、家庭,大家一起努力,救救孩子们吧!(完)

[关于网瘾的剧本]相关的文章

Copyright @ 2006 - 2018 学习啦 All Rights Reserved

学习啦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32933号-1

学习啦 学习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