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啦——文学网 > 文学体裁 > 剧本 > 《关于亲情的剧本》正文

关于亲情的剧本

学习啦【剧本】 超财时间:2016-11-18 09:38:37我要投稿

  关于亲情的电影电视你们看过不少,可亲情的剧本看过吗?不急,下面就是学习啦小编给大家整理的关于亲情的剧本,希望你们喜欢。

  关于亲情的剧本1:《父母心》

  人物:

  张大爹:五十五岁,农民。

  张大妈:五十岁,农民。

  张元:从学生到干部,独生子。

  王冰:医生,儿媳妇。

  送信人:同村学生。

  解说员:大学生。

  说明:

  序幕用普通话在幕后解说。第一二场人物对话用方言。第三到五场张大爹和张大妈继续用方言,张元和王冰说普通话。尾声张大爹读信用方言。

  序幕搞笑小品

  解说员:也许,你没有这样的经历,还不懂得孝敬父母;也许,你已经走过这片泥泞的水草地,还未来的及孝敬父母。但是,无论怎样,你都要永远记住,父母始终是我们生命航线上一盏永不熄灭的明灯。

  第一场

  [场景布置:桌子一张,椅子两把]

  (张大爹上场,气喘不止,手拿烟袋,满脸愁容)

  张大爹:哎,娃子今年好不容易考上大学了,听人说这个学校好,牌子也亮,就是不知道出来是干啥地。你说,光学费就上万了,这还把人给愁住了。(转身蹲到桌子前抽烟)

  (张大妈上,手拿鞋底针线,小碎步走止张大爹跟前,接过烟袋并指责)

  张大妈:你这个死老汉,就知道一天抽烟,娃子就开学了,没有钱儿可咋办哩。(在头上抿一下针)你一点也不愁,看你抽烟能抽出上万块钱么,你倒是想个办法上(抹泪)

  张大爹:(边吸烟边说)我说老婆子,你着急有啥用,天塌下来还有我撑哩。先借借看吧,再把那几个猪卖了,粜点粮食。(略沉思)哎,老婆子,我听人说到医院卖血也能卖点钱,明天我卖点血再凑凑看。

  (张大妈扔下鞋底疾步走到张大爹前,并啼哭)

  张大妈:老汉,你可不能去卖血,我们再想想办法,你咋能卖血哩,我们一家人都靠你,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你让我们咋活哩(痛哭)我们说啥也不能让你卖血。

  (张元上场)

  张元:(跑步扑到爹的怀里并哭)爹,你可不能去卖血,我们再想想办法,拿通知书去看看能不能贷上款。

  张大爹:(摸着儿子的头)你这娃子,我就说说,不会真的去卖血,快去睡觉吧。(张元下)

  (张大妈继续纳鞋)

  张大爹:(站起身走前)我就不相信是个啥事,那几年我穷成那样都支撑过来了,现在比那时侯到底好多了,只要我的娃子能考上学,我砸锅卖铁都供,我明天再去借借看。(转身坐下抽烟)

  张元:(手持贷款高高兴兴上场)爹,妈,款贷上了,贷了三千,加上你们借的,这下就不愁上不了学了。

  (张大爹和张大妈急忙跑出来看)

  张大妈:哎,这下可好了,老汉,你还想啥哩,不早了,睡觉吧。

  张大爹:(从口袋里掏出五十元钱)给你,老婆子,这是卖了豆子的几个钱,明天给娃子买上双皮鞋,迟了,睡觉吧。(二人下场)

  第二场

  播放音乐>

  (张元提一大包,张大妈手提一袋煮好的鸡蛋,张大爹跟在最后)

  张大妈:娃,这几个鸡蛋你到车上吃,到学校不要怕花钱,一定要把肚子吃饱,天冷了,把衣服穿厚,不要冻病了(抹泪)

  张元:爹,妈,你们回去吧,我到学校就给你们写信,车来了,我走了。(张元下场,张大妈恋恋不舍)

  张大爹:我说你这个老婆子,娃子是到外面见世面,睁眼睛哩,我们就高兴地很,你哭啥哩,没出息,快走吧。

  张大妈:我也不知道咋了,就是舍不得娃子,忍不住。(两人转身到桌子前坐下)

  解说员:四年以后

  送信人:张大爹,你们家的信。(张大爹接过信)

  张大妈:(快步走过来)老汉,娃子来信了吗,快看看。娃子说了个啥,你快说说。

  张大爹:娃子说,他分到北京工作了,还找了个女朋友,过几天他们来看我们哩。

  张大妈:(特别兴奋)老汉,女朋友就是娃子的媳妇子吧,太好了。

  张大爹:(不慌不忙)可能吧,反正过几天就来了。搞笑小品剧本

  张大妈:老汉,你看我们这个家这样,人家大地方来的丫头可和我们这里的不一样,我们得把房子收拾收拾,可不能给娃子丢脸。

  张大爹:我们就这个样子,不管怎样,儿子还是我们的儿子,他还能忘了本么,来了杀个鸡,炒几个自己种的菜就行了,我就这个家。

  第三场

  放音乐《常回家看看》

  (张元提一个大包,王冰肩挎小洋包,挽着张元出场,高高兴兴走到家门口)

  张元:爹,妈,我们回来了,这是王冰,是一家大医院的眼科医生。

  张大妈:(一边在围裙上擦手一边上下大量王冰)娃,你们坐了几天的车,也累了吧,先坐坐,我和你的爹做饭去(转身喊)老汉,快走杀鸡走哦。(二人下场)

  王冰:(四下打量,有点不愉快)张元,我今天身体有点儿不舒服,让大妈别做ji肉了,吃点别的吧。(嫌鸡没洗干净)

  张元:那好,你休息休息,我去给爹妈说。

  王冰:(取出手机打电话)喂,妈妈,我是冰冰,我们已经到了,他爹妈对我很好,就是这儿的条件有点差,我想少呆几天就回去,妈妈,再见。(张元上)

  张元:冰冰,你不舒服吗?

  王冰:哎,张元,我们少呆几天就回去吧,我身体有点不适。

  张元:冰冰,不是说好要多呆几天吗,这是我工作以来第一次回家,爹妈会有想法的,爹妈还没去过北京呢,我们和老人这次一起去吧,老人家也去北京逛逛吧。

  冰冰:(沉思)这事等以后再说吧。

  张元:好好好,不说这事了,我陪你去看看我们农村的景色吧。(二人下场)

  (二老上场,很高兴的样子)

  张大妈:老汉,我们娃子的那个媳妇子还长的俊的很,人家到底是大地方的,脸又白,说话又好听。哎,这就行了,我们总算没白熬,再苦再累也值得。就是我们的娃子说话不像了。

  张大爹:我说,我们这个娃子也是个二流子,到家里来就说我们的话,不要让村里人说是你一年土,两年洋,三年不认爹和娘,这可人家笑话哩,明天我给他说。

  解说员:又过一年后

  送信人:张大爹,你的信。

  张大妈:(急忙出门)老汉,是娃子的信么?信里说的啥。

  张大爹:娃子说,他结婚这么长时间了,想让我们到北京去逛逛,顺便去看看他们的家。

  张大妈:(高兴激动)老汉,这下可好了,我这辈子做梦也没想过还能去北京,到北京就能见到天安门和毛爷爷的像了,我们收拾收拾就走。

  张大爹:我说,你先不要太高兴,就我和你这个样子,啥也不知道,跑到北京去干啥哩,安稳就在这个穷窝窝里过吧,尽了当娘老子的责任和义务就行了。

  张大妈:你听你这个老汉说的,我们拉扯儿子也不容易,一把屎一把尿地,他现在有个家我们还不能去吗。说好了,我们把那几个猪卖了,过几天就动身。

  张大爹:唉,你要是硬去我也没办法,那就走吧。

  第四场

  (漂亮圆桌一张,沙发,电视机。王冰和张元看电视)

  王冰:哎,张元,你爹妈真的要来呀,我这段时间很忙的,可能抽不出时间陪他们逛。

  张元:(看看表)冰冰,时间到了,我去接爹妈,回来再说吧。

  (张大爹和大妈各提一个包,张元提一个,三人走到家门口)

  张元:冰冰,爹妈来了。

  王冰:(不冷不热)爸,妈,你们来了,坐这儿吧。(王冰去洗水果)

  张元:(倒水)爹,妈,你们喝水。

  (张大妈端杯子不小心捏出了水,用袖子去擦,这时冰冰上水果看到乜斜了一眼,被张元看到了)

  张大爹:我说老婆子,你吃个橘子吧,快不要喝水了,那个杯子是一次性的,不能使劲捏。

  冰冰:没事,你们吃橘子。(张元拉冰冰过去,二老吃橘子)

  张元:冰冰,我看你有点不高兴,我爹妈一辈子呆在农村,很难一下子适应我们的生活,你就在这段时间讲究着点吧,他们既然来了,我们应该孝敬孝敬才对,明天我们一起陪老人家去逛逛吧。

  王冰:不是我不愿意,我明天真的没时间。

  张元:可是冰冰,爹妈会有想法的,你抽点时间吧。

  王冰:明天再看吧,我尽量抽时间。

  张元:那我告诉老人家,明天一起去。你先去做饭。(冰冰下场)

  张元:爹,妈,你们都坐了一天的车了,吃过饭就休息,明天我和冰冰陪你们去天安门逛逛。

  张大妈:娃子,我们蹲几天就走,你可不要为了我们和你的媳妇子闹别扭。

  张元:妈,看你想到哪儿去了,她那人就那性格,不喜欢说话。

  张大爹:娃子,我能在你们这个家抽烟袋吗。

  张元:爹,你尽管抽吧。(王冰上场,二老正要下场,听到张元和冰冰的谈话,站住了)

  张元:冰冰,这都十几天过去了,你总是说有事,爹和妈说明天就回家去了,你难道就不能把手头的工作统筹统筹吗,何况,你还有休息天呢?

  王冰:张元,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真的是很忙的,再说,你不是已经陪他们逛了吗。

  张元:那不一样,老人家会有想法的。

  王冰:怎么想就怎么想吧,说实话,张元,你知道我有洁癖的,你爹妈的有些习惯我真的看不惯。

  张元:(很生气)好,我知道了,原来是这样,那你想想,这么短的时间让他们适应我们的生活,可能吗?你就不能忍着点,克服几天吗?冰冰,你怎么能这样,你也有父母,凭心而论,我对他们怎样?你是知道的,我是土生土长的,父母拉扯我容易吗,他们为了供我上学,父亲差点去卖血,到处借钱,贷款,他们做梦都想过上好日子,可你,唉,可怜天下父母心哪。(转身走,冰冰拉住她)

  王冰:张元,有什么事好好商量不行吗?(正欲下场,这时听到二老说话,二人止步倾听)

  张大爹:老婆子,你看咋样,我说不来,你非要来,张元的媳妇子不高兴了,人家这个家这么好,我们在农村蹲习惯了,生活习惯又不好,倒让张元的媳妇子每天把我们盖的被子拿到阳台上晒,房子里还天天消毒,我这个烟袋也不敢抽,尿个尿也不方便,一点也不自由。你又不会收拾人家这个家,就算你收拾了,人家回来还得从里到外再收拾一遍,我们快收

  关于亲情的剧本2:《戏说亲情》

  甲:(先上场,在地上作寻找状)

  乙:(上)您这是找什么来着?

  甲:找一个词。

  乙:只见找钱找物的,没见在地上找一个词的。

  甲:你是少见多怪吧。

  乙:岂有此理!你可晓得我是上知天文,下通地理?

  甲:那你是天上知道一半,地上全知啰?

  乙:我能耐大着呢!

  甲:前天小品我听人说东村的牛死了哟。

  乙:你是说我只讲大话,瞎吹牛,没本事?

  甲:你本事大,你帮我找一个词,行不?

  乙:行,快快道来,还难得倒我?(得意状)

  甲:亲情。

  乙:啊?您什么不好找,找什么“情”呀“亲”的?

  甲:难倒您了嗬?我找这个东西,从书里找到书外,从天上找到地上,从远古找到今天,还没有看见它长什么样呢。

  乙:那您是没认真找,我找到了,亲情是一条鱼。

  甲:不好理解,请举例。

  乙:古时候,有个叫王祥的孩子,他母亲朱氏病了,需要营养,家里又穷,没什么东西煮给老娘吃。

  甲:向政府申请低保呀。

  乙:净打岔,我讲到哪儿来了?

  甲:煮老娘吃,哦,煮吃老娘,不对不对,先吃点东西,再煮老娘吃。

  乙:您是糊涂了,把老娘都给吃了还叫人吗?虎毒都不食母。

  甲:不对不对,应该叫虎毒不食子。

  乙:一样一样,都是说母老虎和虎娃有亲情,都口下留情,您说亲情好不好找?

  甲:算一个算一个。

  乙:哦,我怎么又说到老虎来了哟?还是讲那个王祥,没什么东西煮给老娘吃,这个孩子想到老娘最爱吃鱼了。

  甲:就去弄鱼、钓鱼、网鱼、炸鱼。

  乙:哪里去弄得到鱼嘛?

  甲:水里啊。

  乙:隆冬时节,大雪封山,江河都被老天爷用一个盖子盖得严严实实的。

  甲:江河结了冰,怎么弄得到鱼嘛,恐怕是连鱼的影子都找不到吧?

  乙:您猜他想了一个什么办法?

  甲:猜不着。

  乙:他睡在冰上,希望用体温融化冰盖,然后捉鱼。

  甲:他这样做,一定会感冒,而且可能捉不到鱼哟。

  乙:捉没捉到鱼,我们不知道,但我捉到了个东西。

  甲:你又捉到什么了?

  乙:亲情呀,又算一个吧?

  甲:两个,两个,仅仅两个。

  乙:错了小品剧本错了,亲情多着呢。多得像天上的星星,密密麻麻的。

  甲:那我们来个游戏?

  乙:什么游戏?

  甲:数星星,数亲情比赛呀。

  乙:天上一颗星,地上一包针,输哪个一口气连数24个星。

  甲:又错了———数24个亲情。

  乙:开始了?

  甲:开始了。谁先来?

  乙:还是吹牛大王带个头,听好了?

  甲:听好了。(做掰手指数状)

  乙:父子亲、子父亲,母子亲、子母亲。

  甲:莫忙莫忙,又不一回事吗?

  乙:不同不同,父母对子女是抚养,是关心,是爱护,是奉献;子女对父母是赡养,是孝顺,是孝敬,是回报。

  甲:哦,我明白了。父母是阳光雨露,子女是草儿花儿。亲情的内容不同。

  乙:不同吧?

  甲:不同(点头)

  乙:几个了?

  甲:4个。

  乙:接着?

  甲:接着。(点头)

  乙:听好了?

  (渐快地数)

  父女亲、女父亲,母女亲、女母亲,兄弟亲、弟兄亲,姐妹亲、妹姐亲,哥妹亲、妹哥亲,姐弟亲、弟姐亲;爷孙儿亲、孙儿爷亲,爷孙女亲、孙女爷亲;奶孙儿亲、孙儿奶亲,奶孙女亲、孙女奶亲。24个了吧?服气?

  甲:你这样,我也会,听好了?

  男高祖男重孙亲  男重孙男高祖亲

  男高祖女重孙亲  女重孙男高祖亲

  女高祖男重孙亲  男重孙女高祖亲

  女高祖女重孙亲  女重孙女高祖亲

  男高高祖男重重孙亲……

  乙:好了、好了。我们今天每一个人就是长了一万个嘴巴,不停的说,说到嘴巴都疼了都说不完吧!现在你找到亲情了吧?

  甲:找到了找到了

  乙:在哪里?

  甲:在我们每个人的家里啊,在家族的血管里呀。

  乙:让我们都回家吧。

  甲:回家,回家喊声爸爸、妈妈。喊声哥姐弟妹。 喊声……

  甲乙:(齐说)哦,原来亲情就是咱爸、咱妈,咱爸的爸、咱妈的妈,咱爸的爸的爸、咱妈的妈的妈,咱……

  (坚定的,步子从容,手挽手下)回家!回家!回——家!

  关于亲情的剧本3:《哥们》

  赵曈与张根是同村好哥们。张根要求赵曈陪自己去相亲,喜欢上姑娘的张根却被姑娘拒绝,姑娘却看上了好哥们赵曈。赵曈却因好哥们喜欢姑娘而一种在躲避姑娘。张根却一直怀恨赵曈,开始堕落,被人骗去吸毒。得知张根开始吸毒的赵曈知道后,很是生气,把张根约到一个死胡同里狠狠的揍了一顿走后,两人抱头痛哭,并亲自把张根送进了戒毒所。

从戒毒所出来的张根好久没有理赵曈,干起了司机的工作,一天遇到了一个碰瓷的人躺在了张根的车底下,害怕再进派出所的张根迫不得已给赵曈打电话求救,赵曈急急忙忙赶来,正好认出碰瓷的是隔村的阿飞,赵曈劝走了阿飞。两人的关系开始升温,得知赵曈还没有和姑娘恋爱的张根更是感动,开始撮合两人,赵曈就是不答应,直到张根有了女朋友,才开始同意和姑娘恋爱,两人策划者猛烈追求姑娘的同时,阿飞对赵曈进行了报复,得知赵曈住院后的张根父母却特别担心,张曈也因此得知了赵曈是自己亲哥哥的消息原来在90时年代,赵曈的父母生下赵曈的第二年又生下了赵根,此时的计划生育政策已是相当严格,就送给了结婚好久没有孩子的同村张家,又舍不得孩子,张家就同意把名字改为张根,意为两兄弟为曈根(同根)。

  破旧的村庄在夜的映衬下格外宁静,忽然远处隐隐传来了几声狗叫,接连更多的狗叫了起来,且声音越来越大。摄像机随着狗的声音找到了原因。

  深深地胡同里,隐约有两个人的影子,摄像机快速走进胡同,在七零八落的墙角站定好位置。

  (显然两人在之前有过动手)

  两人的对话开始:

  赵曈(眼中含泪):为什么做这种事情?

  张根(坐在地上)苦笑:为什么?你应该知道的吧!

  赵曈:那也不必用这种方法惩罚自己吧,你这是在毁自己知道吗?(大叫)

  张根:我的事就不用你担心了吧,既然做了,就无所谓后不后悔了,即使会后悔,那也是因为你。你走吧,今天你打也打了,以后朋友也没得做了

  赵曈:朋友没得做?那好

  走到张根跟前又是一耳光。

  张根:又他妈打我,刚才我就忍着没动手。

  说着站起来,和赵曈厮打起来???

  瘦弱的张根显然不是赵曈的对手,又是弱弱的靠在墙边。

  赵曈(委屈,苦):你还要我怎么做。我知道你喜欢她,所以我也没理她啊。一直一直在躲着,她打电话从来没敢接过。还要怎样呢?兄弟啊,为了一个女孩这样我们值得吗?

  张根:哼,你有那么漂亮的女孩做结婚备胎,当然不用担心我们之间兄弟情义问题了

  赵曈:结婚备胎?

  张根低声:一个乡巴佬只知道赚钱娶媳妇,外面世界知道多少啊,备胎都不懂,切

  赵曈:兄弟啊,放心吧,我不会和你抢女朋友???

  张根(抢答):你很伟大吗,你是什么东西。如果不是我相亲让你跟着,你们会认识吗。现在把我抛一边了???说着毒瘾开始发作

  赵曈:嗨,怎么了。是不是难受了

  张根:粉?粉?

  赵曈:还粉,还不改呢,要做死啊。说着拿出自己的手机。快,我替你自首,咱们好好做人。不要再自寻死路了。

  说着,张根在赵曈手里夺过手机,啪的摔在地上。“我不要自首,我不要自首,给我粉。”

  赵曈(生气,大叫):我哪有那个,不行,必须跟我去自首。说着,要拉张根起来。

  张根:我?我告诉你哪有?

  赵曈啪又一耳光打在张根脸上:还不改呢,还不改呢???,你在自寻死路知道吗。今天必须跟我去自首。好好配合警察抓住其他犯罪的人。

  张根:不要,我不要去自首。

  赵曈:必须去,在里面好好改造,争取提前出来,咱们重新开始。出来哥们争取帮你追静蕾

  ,其实每个女孩都会被深深爱他的男人感动的。我相信静蕾会被你感动。最后和你好的。

  张根:可是,她也不会等我出来再找啊

  赵曈:既然她喜欢我,那我就拖着她,先帮你占着。先答应和她恋爱,等到你出来,我再提和她分手。帮你猛烈追她,相信你一定能得到自己的幸福的。

  张根:那你会不会喜欢上她

  赵曈:放心吧,我不喜欢那样类型的女孩。

  张根:那好。

  赵曈:快,把你手机给我,我帮你自首。咱们在里面好好改造。说着从张根兜里拿出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赵曈:喂,你好,我是张根,我要报警

  黑屏过度

  监狱门口,赵曈焦急的等待着。忽然大门开了,张根从里面走了出来。赵曈很是高兴,赶紧迎上前去:出来了,快咱们回家。

  张根头也不抬的推了一下赵曈:走开,挡路了。谁要跟你回家,不是说过咱俩已经没有关系了吗,干嘛过来接我

  赵曈:好兄弟,我知道你在里面受苦了,我把你送进来,没有错,你看看现在把毒戒掉了,多好啊

  张根停住脚步,头也不回:我说的不是这个,是,今天我焕然一新是应该感谢你,如果当初你给了我粉,今天见到你就不会这么心平气和的跟你说话了

  赵曈:那还有什么要生兄弟的气呢

  张根(苦笑):你和叶静蕾还好吧。说着,又继续向前走着。

  赵曈小跑紧跟其后:静蕾?一周前就已经分手了,并且她现在没有男朋友。说好的,你出来以后我帮你追到她。

  张根:不必了,我不会要你挑剩下的东西。

  赵曈:说什么呢,我和静蕾什么都没干,见面都很少,为了不让她怀疑,我只是隔几天给她打个电话安慰一下。一周前,我找了理由分手,她是哭着回家的,现在应该还很伤心,正是需要你的时候???

  张根:我现在很累,不要再跟着我了,我要回家休息一下

  赵曈:张根,张根,你要相信我

  张根:不要?再跟着我,这些都是你自愿的,我没有强迫你。我更不会感激你。

  赵曈:张根,张根。见张根不耐烦,就走到旁边的一个石头上坐下,掏出手机,

  赵曈:喂,静蕾,是我,对不起你了,再次打扰你的生活。好哥们张根出来了,想请你帮个忙约他吃个饭,把我们之间的误会???

  静蕾(电音):我凭什么要帮你,说和我好就好了,说分手就分手了,我在你心里是什么,玩物吗?

  赵曈:我???我觉得我们不合适,再说了,分手了可以做好朋友不是吗?

  静蕾(电音):狗屁好朋友啊,什么不合适了,怎么就不合适了,你算什么东西,,还要我帮你约好朋友,自己没嘴啊。嘟嘟,挂了电话

  赵曈放下电话,心里很不爽,明明相爱的女孩却不能在一起,站起了,朝家的方向走去。

  走在回家的小路上,这时手机短信的声音响亮。静蕾,:我已经帮你约好他了,就定在咱们两个唯一吃过一次饭的酒店。今天晚上8点。

  看到短信,赵曈甚是高兴,向静蕾回了信息。

  转镜头,静蕾(第一次出镜,背侧面,轮廓,神秘感)看着赵曈发来的短信:太谢谢你了,有机会一定当面感谢。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我为什么要帮你。

  赵曈早早就在酒店包好了单间,点好了一桌子菜等着张根。张根来到房间,赵曈喊道:来了,兄弟

  张根一看赵曈,没说话,直接扭头就走。赵曈赶忙上前制止。张根:早知道有你我就不会来。

  赵曈:是我让静蕾帮我约你的,她不会来,我想咱哥俩聊会。把误会化解就好了

  张根:不是分手了吗,怎么还有联系啊,恐怕就会装好人吧。呵??我可还真聪明,没被你这样的骗子骗到啊,放开。张根甩开赵曈拉他坐下的手。朝门口走去。打开房门。却看到了静蕾站在门口。

  张根严肃的脸一下变得温柔:静蕾

  静蕾推开张根,走到隔赵曈一个座位的位置坐下。

  赵曈:你怎么来了。

  静蕾:我怎么就不能来了,干嘛,甩了我倒没脸见我了?

  赵曈:不是,我想

  静蕾:你们之间的矛盾是因我而起的,自然我要在这儿。看着张根,怎么,你要走。那就永远逃避好了。

  张根却扭头回来坐在了隔两人都一个座的位置坐下。(圆桌六人座)

  赵曈:这样也好,你们两个多聊聊,彼此增进一下感情。

  静蕾看着赵曈: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匆匆答应和我恋爱,又匆匆提出分手。打开一瓶啤酒,喝了一杯。这到底是为什么?是我做的不好?不是,你都没有给我表现的机会。每次给你打电话,你都会提出各种理由匆匆挂掉。,恋爱的将近一年里,我们就见过那屈指可数的几次面,根本就不像一对恋人。唯一的在一起一次吃饭还是你打电话说咱们恋爱吧,在一起吃个饭。奥,对了,就是这家酒店。(苦笑)喝酒:回到家,我高兴了半天,高兴的一晚上没有睡着觉。因为,我喜欢的男孩要和我恋爱???

  边说话,边喝酒,不觉已有些醉意。

  张根:静蕾,别喝了,再喝就醉了。

  静蕾:我和赵曈说话,跟你没关系,别插嘴。

  张根充满敌意的看看赵曈,喝了一杯酒。

  赵曈:行了,别再喝了。别真再喝大了,挺难受的。

  静蕾(苦笑):你还在乎我难不难受?大叫:你说,为什么要欺骗我的感情。

  赵曈:我没有欺骗你的感情,我的好兄弟张根挺喜欢你的

  张根充满期望的看着静蕾。

  静蕾:我知道他喜欢我,可是我对他

  赵曈:那你们就试试啊,说不定挺幸福的呢

  静蕾:你凭什么来决定我幸福不幸福。你好兄弟喜欢我,我还不喜欢他呢。

  张根的脸羞得通红,露出了愤怒的表情,直接拿着酒瓶就喝了起来。放下酒瓶:是不是因为我犯过错误,才不喜欢我的

  静蕾看着张根:说实话,我知道你为什么犯错误,在犯错误之前我就对你没感觉,所以???,当然,听说你是自己要求改错误的,这的确使我对你产生了好印象。张根,我知道你喜欢我,可我对你没有感觉,我要对我的感情负责人,也要对你的感情负责人,你明白吗?

  张根意味深长的点点头,又一杯酒喝了下去。

  静蕾:张根,我有一件事想问你,我相信如果我问赵曈,他不会告诉我的。

  张根:说吧

  赵曈:赵曈是不是因为你才和我分手的。

  张根:是

  赵曈:不是,你想多了

  静蕾看着赵曈大叫:那你干嘛分手???

  张根:其实喝下一口酒,赵曈也是因为我才同意和你恋爱,他希望我出来后能追到你???

  静蕾:幼稚,幼稚,我第一次听说这样的事情。这么说,你就没有喜欢过我?看着赵曈。

  赵曈:你喝多了,张根,你送静蕾回家吧

  静蕾:你喜欢过我吗?

  赵曈拉张根,快送静蕾回家吧

  静蕾:你爱过我吗

  赵曈阻止静蕾端起的酒杯:你喝的够多了

  静蕾看着赵曈(小声地):我有感觉,我明白一切。快说你爱我,我可以给你机会。

  赵曈:我觉得张根适合你。

  静蕾夺过赵曈抢过去的酒杯,大口的喝了下去。留下了含了好久的泪花

  静蕾:老娘不稀罕你了,说着踉踉跄跄的走出了房间。

  赵曈:你怎么不去送送静蕾呢

  张根:今天我洋相可算是出大了,以后都没脸见她了。说着,喝完杯中剩下的酒,起身,向屋外走去。

  赵曈:你也喝的差不多了,我送你吧

  张根:怎么,要看我的笑话吗,是不是以为被心爱的女孩拒绝我会躲在某个角落哭泣。你想错了吧。我会没事的。

  赵曈:张根,你怎么会这么看我。我是真的想帮你,再说了,你看看你以前其他那些朋友,听说你吸毒,都躲的你远远的,只有我???

  张根:只有你对我好,可是我不领情,因为我一直在想,这他妈都你照成的。扭身走出房间。

  赵曈也只好坐下,一个人在喝闷酒了。

  赵曈醉熏熏的回到家,走进自己的房间,赵妈妈也跟着走进来:怎么样,儿子,和张根关系好点没

  赵曈躺在床上呕吐:没有。

  赵妈妈赶紧拿来一个脸盆放在床边,又倒了一杯温水递给赵曈:怎么了,怎么没好好谈谈呢。

  赵曈又是呕吐过后:后来静蕾又去了,说了些话,又刺激了他。恐怕他有更恨我了。

  赵妈妈边给赵曈捶背边说:曈啊,咱要多让些张根啊,毕竟你比他大一岁,还是哥哥呢。就把静蕾让给张根吧

  赵曈:妈,我已经不和静蕾有联系了,是静蕾根本就没看上张根。这不怨我啊。

  赵妈妈:曈啊,其实???

  赵曈:其实张根是我亲弟弟,这我知道。但是感情不能勉强的

  赵妈妈一愣,根本没有人告诉他这个秘密。:你快休息吧,看醉成什么样子了,都说胡话了。

  此时的赵曈已经迷迷糊糊的睡去。

  第二天早餐时间,赵曈摸着脑袋坐上餐桌,吃了几口,餐桌一片安静。忽然赵曈试探性的问:妈,我昨天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

  赵妈妈:没有,回来都醉成什么了,差点吐妈妈一身。

  赵曈:奥,张根

  赵爸爸:曈啊,你是不是知道张根些什么了

  赵曈:爸,其实我早就知道了,爷爷临走前告诉我的,要好好照顾弟弟。我曈(同),他根,本来就是同根的意思。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爷爷却没有告诉我原因。

  赵爸爸:说来话长了,那时候还是家里穷,不像现在生活那么富裕。刚有你一年,钢儿就出生了???

  赵曈:钢儿?

  赵爸爸:对,最开始他叫赵钢。你妈妈生完钢儿后多病,根本没钱看病。钢儿也是一身的病,整天的闹肚子,吃药不管用。后来医生说活不多长时间了。我们也没钱给她看病,正好老张家没孩子,他们要收养孩子,你妈妈舍不得,可也没办法,为了孩子活命啊,就答应了。老张家看你妈妈舍不得,整天的抹泪,就把名字改为赵根,就是要和你的名字一致。

  赵曈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那现在生活好了,你们不打算认他啊

  赵妈妈:曈儿啊,可不敢胡说,是老张家救了钢儿的命。人家怎么可能让咱们认他啊。再说了,老赵家对钢儿比亲儿子都亲,拿钢儿当个宝,咱们怎么好意思认啊,这样也太对不起老张家了。

  赵爸爸:你别钢儿钢儿的,哪天叫顺嘴传到老张家耳朵里可不好了。

  赵曈:行了,爸,别再说妈了。

  赵妈妈:曈儿啊,妈拜托你,好好对张根,完了妈妈的心愿啊,妈妈对不起你了。就把静蕾让给张根??听话哈

  赵曈:妈,我知道,我一定好好对他的,不过,感情又不是我说了算的,我尽量帮他吧。擦擦泪,别哭了。

  赵爸爸:这件事你可千万不要说出去。否则,老张家是不会放了我们的。

  赵曈:恩,我知道了,爸,赶紧吃饭吧,别有什么压力了。没事的,我会尽量帮他的。

  吃着饭,这时赵曈的电话响了,看了一眼电话号码,小声对父母说:是张根。

  赵曈:喂,张根,怎么了。

  张根(电音):喂,你的车还在家吗。

  赵曈:在啊,怎么了

  张根:我爸病了,快送我们去趟医院吧。

  赵曈:等着啊,先不要着急,我马上就到了。

  挂掉电话,:爸妈,张根的爸爸病了,我开车送他去趟医院。

  赵爸:我也去吧。对着赵妈妈:你收拾一下吧

  赵曈:不用了,爸,我先看看什么情况,回头给你打个电话,你和我妈去,再把他吓到。

  赵爸爸:也好,怕我们在跟他抢孩子什么的。及时给家里打电话啊

  赵曈:好的。我知道了。说着,穿好衣服,走出了门。

  病房门外,张根呆呆的倚着墙坐着。赵曈站在旁边。赵曈掏出一支烟递给张根。蹲下给张根点,张根接过火机,自己点着,递给赵曈。赵曈并没有抽。把火机装进了口袋。这时,一护士从病房了出来:哎,这里不让抽烟。快把烟掐灭,张根。又狠狠的抽了一口。

  赵曈蹲下,把烟从张根嘴里拿下来,掐灭。:行了,掐灭了。看着护士离开。

  张根:兄弟,对不起

  赵曈扭过头看着张根:什么?

  张根: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不该那么小气,一直对你耿耿于怀。是她喜欢你,你一直在谦让我,

  赵曈:你怎么了?咱们不是好哥们吗,干嘛说对不起。

  张根:是我把我爸气的住院的,昨晚喝醉回家,听说我又没给你好脸,知道静蕾不喜欢我,我还是对静蕾死心塌地,就很生气。把我臭骂一顿。我一直在顶撞他。

  赵曈:父母年纪都大了,我们该好好照顾他们了,不应该顶撞父母了

  张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父母都那么老实巴交的,我怎么就整天的不干正事。让他们操了不少心啊。大学毕业都两年了,连个工作都没有。一直在靠父母。不应该啊

  赵曈:那你不比哥强啊,哥连高中都没毕业,现在特后悔。

  张根:那我现在混得远不如你啊

  赵曈:兄弟啊,文化很重要,哥刚开始找工作的时候特别难,都没人要的,所以现在特别后悔没上大学。你既然上大学了,就好好利用文化找工作,只要你用心,相信不出一年就比哥混得好了。

  张根:是时候好好找份工作,孝顺父母了。透过玻璃看一眼在滴点滴熟睡的父亲感慨道:他们真的已经老了。

  赵曈:我先去看看还要不要交什么费用,你先在这待会。等会我过来,你去回家休息一下,换件衣服,再给你爸那几件衣服回来,我在这看着。

  张根:不用了,还是你回家吧,我在这看着就行

  赵曈:我昨天休息的听好了,怎么,不放心我照顾不好叔叔

  张根:不是

  赵曈:那你就先等会,我先去看看需要交什么费用。扭头朝深深走廊口走去。

  张根:哎

  赵曈扭过头。

  张根:以后赚了钱还你。

  赵曈微笑:好啊

  赵曈走回来:费用都交齐了,给你车钥匙,先回家休息吧。

  张根接过钥匙:谢谢你

  赵曈拍拍张根肩膀:快走吧

  赵曈看着张根走出病房门,搬了个座位在张爸爸病床前坐下,

  赵曈拿出电话:喂,爸,张叔没事,就在**医院3楼6床,您要愿意过来就来吧,小心点啊,恩,好的。

  转镜头,赵曈双手拖着下巴打起瞌睡。这时手机铃响了

  赵曈轻轻地:喂,

  张根带着哭腔:哥,出事了

  赵曈:你等会哈。看看张爸爸还在睡着,轻轻地盖上被子,走出病房:喂,张根,怎么回事。

  张根:哥,我又闯祸了。

  赵曈:慢慢说,怎么回事

  张根:我开车撞了个人

  赵曈:什么?严不严重啊

  张根:人倒是看着没什么大碍,就是!就是!

  赵曈:不要着急,人没事就好,慢慢说

  张根:他躺在地上不起来,一个劲叫疼,要我给他1万私聊,否则他说要报警。

  赵曈:那先送她去医院啊。

  张根:哥,他说去医院要警察作证,怕我跑掉。我???我刚从里面出来,不想再进去了。哥,帮帮我吧。

  赵曈:行,你先在那等会,我马上就到啊,别着急。

  张根:恩,哥,那你快点啊。

  赵曈挂掉电话,找到一个护士:你好,我现在是6床唯一在医院的家属,现在有点急事,麻烦您给照看一下,我马上就会来

  护士:好的,不过您可得快点,我这也离不开身呢

  赵曈:好的

  赵曈就急急忙忙向长廊外跑去

  转镜头,病房里,张爸爸的点滴仅仅剩下一点。护士推开门远远地看一眼还有点滴就走了。

  护士来到一间办公室:李护士,李护士???

  乙护士:李护士去给病人换针了。

  护士:奥,那行,没事了,我先走了

  转镜头,赵曈下了出租车,张根连忙迎上来,指指地上躺着的人:哥,估计人没事,就是想骗俩钱。

  赵曈走到跟前蹲下,一看来人了,骗子又开始打滚:哎呦,哎呦,痛死我了,快报警吧,让警察来处理。

  赵曈:陈懂飞,阿飞

  阿飞见有人叫出了他的名字抬头一看,是你(惊讶,愤怒),赵曈

  赵曈:很痛啊,那快报警吧,我们去医院看看

  阿飞:那你就报吧

  赵曈:上次我撞你,没什么大碍啊,怎么样,在里面把伤养好了

  阿飞:我还到处找你,要感谢你呢。

  赵曈看看张根:没事,老朋友了,估计刚出来没多久,现在又出来骗了。你打电话报警吧。

  赵曈:咱们再去里面说说?

  张根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这时,阿飞从地上站起来,拉住张根的手,阻止张根打电话:不用了,你走吧。

  看着赵曈:你挡住了哥们发财,哥们改天会好好报答你的。说完大摇大摆走去。

  赵曈看着张根:对这种人不能惯着,千万不能让他得逞,你给他钱也就害了他。你先回家吧,我去医院。

  张根:算了吧,你回家吧,我去医院

  赵曈:看你疲倦的样子,哪有什么精神照顾病人了。还是回家睡一觉,再来替我吧

  张根:这都中午了,医院有护士没多大问题,你也吃个饭再去吧,再帮我爸带份粥。我先回家拿几件我爸换洗的衣服。

  赵曈:行。那我先走了。顺手拦了辆出租车。

  赵曈手里提着饭盒兴冲冲的在医院长长的走廊里走着。抬头看到远处张根坐在病房,赵曈:哎,你怎么来了。,不是回家了吗?

  张根一动不动,没有回答。

  赵曈:怎么了,你怎么这么快又回来了?说着来到张根面前。看到张根脸上满是眼泪,急忙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说着往病房里看,没有看到张爸爸:怎么了,你爸呢,出什么事了。

  张根:我还没到家呢,赵叔就给我打电话,说我爸又送急诊室去了。现在还没出来呢

  赵曈:怎么回事,我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又送急诊室了。哪个急诊室啊,咱们过去看看吧。

  张根:我也不知道,哥,我怕???我怕我爸离开我???,那样我可真成罪人了。

  赵曈:说什么呢,别着急。我问我爸在哪个急诊室呢。说着拿出电话:喂,爸,你们在哪个急诊室呢?好,我们马上就到了

  赵曈:爸到底怎么回事。

  张根:叔,我爸没事吧

  赵爸爸:你们都干嘛去了,怎么把老张一个人留这里,我要晚到一步,老张就没命了,你们就后悔去吧你们。

  赵曈:爸,到底怎么回事。

  赵爸爸:我到的时候一看吊瓶里没药了,就那么挂着,我叫老张,也叫不醒。可吓坏我了,赶紧叫了医生。你看看你这孩子,真不办事啊。

  赵曈:行了,爸,我没有不是故意的。下次注意就是了。

  赵爸爸:还有下次,看我不把你们俩个的腿打伤了。说着,张爸爸被从急诊室里推了出来。

  张根:爸,爸,你怎么样

  赵爸爸:老张,感觉怎么样。

  张爸爸看着赵爸爸努力的微微一笑。随着,他们跟着车子来到了病房。护士,医生们刚刚出去,张妈妈,赵妈妈一块赶来。

  赵妈妈看着赵曈:你这孩子,怎么照顾的你赵叔。幸亏你赵叔福大命大。

  张根:赵婶,你别怪赵曈了,是我不对。

  张妈妈看着赵妈妈:怎么怪的了赵曈呢,赵曈一直都是好孩子。都是张根毛手毛脚的,不会这个人,让我们惯得???说着觉得说的话不对,不应该当着张根亲生父母的面数落张根。就接着:没事的,没事的,老头啊,福大命大。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老头啊,以后可有的富享了。说着笑嘻嘻的,似乎真有什么福气要降临了。

  大家也都笑起来,赵妈妈随声附和:是到了享福的时候了,老赵啊,以后就好好享福吧

  特写赵爸爸弱弱的点头,后升镜头,整间屋里一片祥和。

  赵曈在帮妈妈洗菜,忽然电话响了:喂,张根。什么事?

  张根(电音):中午有时间吗,想请你吃顿饭,说件事情。

  赵曈:好啊,有时间。老地方吧,我开车去接你一块去。

  张根:恩,我等你

  赵曈挂掉电话:妈,张根中午要跟我说件事情,我就不会来吃饭了。你就不用等我们了。

  赵妈妈:张根?他有什么事,不行就叫他到家里来吃吧,妈妈给你们做,不比外面的干净

  赵曈:妈。似乎知道妈妈的意图:不要这样,张根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赵妈妈:好,好,让着点他,别喝太多酒,还有这时赵曈已经走出了门。

  从门外传来不耐烦的声音:知道了,妈

  张根(高兴,自豪):今天,咱们就喝酒。我请你。从兜里拿出3张100的:我赚的,第一个月发了1千多点,剩下的800给了我妈了,让她给我存着。说着拿起酒杯和赵曈碰了一下喝掉。:你可是我自己赚钱以来第一个请的人。

  赵曈:只要你踏踏实实干事情,做什么哥们都支持你。请不请我吃饭倒无所谓。

  张根:必须请你吃顿饭感谢你啊。说实话,这辈子,有你这哥们就值了。我老爸生病,你忙前忙后,即使公司请假也帮我照顾着,直到康复出院。如果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住。

  赵曈:嗨,咱俩哥们嘛,干嘛这么计较,你有难当然要帮一帮了。再说,我相信我有难你也一样会帮助我的

  张根:那是,现在我就决定帮助你了

  赵曈:帮我什么

  张根:静蕾现在还没有男朋友,你还是追他去吧

  赵曈:什么啊?我对他没感觉,再说,你喜欢她??????别提这个,喝酒

  张根:你骗得了我吗?我多大我们就认识多久了,你我还不了解吗。为了朋友宁愿牺牲自己最爱的东西。

  赵曈:不是来喝酒了吗,提这个干嘛。举起酒杯和张根碰了一下酒杯,喝了一杯酒

  张根:是不是还是因为我。放心吧,我已经把她放下来,再说,你觉得我们可能吗

  赵曈:那你就坚持呗,女孩都欣赏坚持的男生,只要你肯坚持,什么女孩都能拿下。喝酒。又碰了张根的酒杯,喝下一杯

  张根:拉倒吧,实话告诉你,在大学的时候我就交往了一个女朋友,也就因为一点小小的原因就赌气分手了,现在两人都后悔,她说要来找我了。

  赵曈(惊喜):真的?

  张根:改天领来你们认识下。

  赵曈:好啊,到时候我请你们吃饭。

  张根:现在可以放心追静蕾了吧

  赵曈:我,喝一杯酒。

  张根:我知道你喜欢她,

  赵曈:我,又喝一杯酒,我???承认。接着把酒杯倒满:其实她挺漂亮的。喝掉满杯酒

  张根:来之前,我就帮你打听了,她还没男朋友呢,估计是在等你。给她打个电话吧

  赵曈:哪有脸再给她打电话啊,之前干的事确实挺对不住她。没什么脸再追她了,就这样吧。又喝掉一杯酒

  张根:是不是爷们,爱一个人就是要给她幸福,而你就能给她幸福。像个爷们一样,别让我瞧不起你。快打。

  赵曈:还是算了。(阿飞喝的醉醺醺的从房间门口经过,认出了赵曈。急忙跑走叫人去了)

  张根:磨磨唧唧的。她现在没男朋友还不懂她什么意思啊。说着,拿起赵曈放在酒桌上的手机:我帮你打过去,你接。翻腾着赵曈的手机通讯录(苦笑):还说不喜欢人家,号码都留着呢。

  静蕾:喂喂

  张根把手机递给赵曈(小声):通了

  静蕾:再不说话我就挂了啊。喂喂

  赵曈慢吞吞的:是我,我

  嘟嘟,静蕾挂了电话。

  赵曈:我说过不要给她打电话的

  张根抢过赵曈手机:说重点啊,大哥。哪个女孩喜欢你这样慢热型的,再说之前还伤人家那么深。说着又把电话拨了过去,递给赵曈:直接说重点

  静蕾:再不说话,我就挂了

  赵曈接过电话看着张根,张根对着赵曈:重点,说你爱她

  镜头给静蕾,静蕾拿着电话(赵曈):你说过给我一个说我爱你的机会的。静蕾,我爱你,哥几个,就是他,给我往死了干他。

  静蕾:喂喂,你怎么了。特别慌张打电话报警:110吗,我要报警

  慢镜头,警察在饭店将阿飞等人压上警车。

  慢镜头,张根满脸的血,一瘸一拐的帮护士推着躺在车上一动不动的赵曈走进急诊室。

  黑场过度

  在赵曈的家里,张爸爸,张妈妈,赵爸爸。赵妈妈,张根坐在一张桌子上,满桌子的菜,赵爸爸,赵妈妈满脸的泪水。

  赵爸爸:老张啊,你要我怎么感谢你。要不是你,根儿的命都没了,你辛辛苦苦把孩子养大,现在,却同意孩子认我们。我们???说着眼泪流了出来。

  赵妈妈:嫂子,真的是太感谢你们了。我做梦都不会想到?

  张妈妈:哪个父母不想自己的孩子啊,当年你们也是迫不得已。再说我们还感谢你们给我们老两口当父母的机会呢

  张爸爸:对啊,我们还感谢你们给我们老两口一个好儿子呢,再说前不久老赵又救我一命。

  要不我就

  赵爸爸:哎呀,说那个干嘛

  张根:哎呀,我说两位爸爸,两位妈妈,咱能快点吃饭吗。我都饿死了

  赵妈妈:好好,咱们吃饭。镜头升起,后摇到一高桌子上,桌子上摆了赵曈的遗像。

  张根:哎呀,我说两位爸爸,两位妈妈,咱能快点吃饭吗。我都饿死了

  赵妈妈:好好,咱们吃饭。。镜头升起,后摇到一高桌子上,桌子上摆了赵爸妈,张根,赵曈,张爸妈的6人合照。

  “爸爸们,妈妈们,我们回来了”咦?赵曈的声音,摄像机赶紧掉过头来,只见赵曈右腿绑着绷带,额头上绑着绷带,右手拿着拐,静蕾在左边搀着。

  赵曈:怎么,不等我们就开始吃饭了?

  张妈妈:快来,我们刚开始吃。说着,原来6人坐的松松散散,挤出两个座位后,桌子正好满满的。

  张根:我说你们两个也真有意思,都伤这样了,还不消停,还玩浪漫幽会呢。

  静蕾:谁玩浪漫幽会了。

  张根开玩笑道:那你干嘛还搀着他,瞧他身子结实的,就知道欺负我没女朋友呗

  赵曈:你不是有大学女朋友吗,怎么?又分了?

  张根:大哥,我那是骗你的。为了捍卫你完美的爱情,我只好牺牲自己的幸福了

  赵曈:兄弟,真的,太感动了,要不

  张根:哎哎,大嫂,看见没,我大哥反悔了,要不你再跟我吧,我也后悔把你让给我大哥了。

  静蕾幸福的看着赵曈:你是不是真的后悔了

  赵曈:我是说,我太感动了,要不我敬你杯酒吧。却被张根抢了话

  3位年轻人斗得4位老人哈哈大笑。赵妈妈:这孩子,没一点正行。连你大嫂的玩笑都敢开

  赵爸爸:快吃饭吧,孩子们都饿了。屋里充满了欢笑声。

  镜头升起,后摇到一高桌子上,桌子上摆了赵爸妈,张爸妈,赵曈,张根,静蕾7人合照。

  完

[关于亲情的剧本]相关的文章

Copyright @ 2006 - 2018 学习啦 All Rights Reserved

学习啦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32933号-1

学习啦 学习啦

回到顶部